丧的久一点,我的文力就回来了。

《饮鸩》十五

 

CP:张启山X陈霆

类型:人物AU/到底是不是谈恋爱的故事

篇幅:好久不见的不知道多长。



他不过是会用刀而已。

 

张启山想起裹在黑色衣服里那个人头,不晓得切下来的动作是多么的流利,用的刀是多么的快,没有第二道口,一刀断了尾,皮肉都脱开,短刀斜插进口,从下颚透出一点泛着银亮的刀尖。

 

真是会用刀的人。

 

青色的勺在奶白的汤汁里穿过一道,翻卷起下面藏住的糕点,再穿过一道,满满一勺的椰浆顺着边缘砸出小小的白花,沾到碗壁,像是开在青苔上的白色野花,底下还垫着一点泥土的样子。

 

“陈先生多虑了,我虽不常吃甜的,...

《千秋》段子/山霆

偶来此地竟忘归,风景依稀梦欲飞。
回首故乡心已碎,山河无恙主人非。
——张学良

他离世的第二年,国土遭倭寇入侵,城池沦陷,其有长沙。
敌军军机来前张启山收到上级指派紧急疏散民众,他想也没想,起身抓了衣服就要外走,被副官拦下:“佛爷,您不能去。”
“大敌当前,我身为长沙的布防官,为什么不去?”
张副官听这话抓他手臂更紧了,眉都纠起:“佛爷,长沙城需要您,疏散的事情我们来做,您一定不能去!如果您出了什么事.....如果您出了事。”
青年人把尾后这句话喃喃着,始终没有定音,好似这话说出了口,就要成真一般的可怕。
如果他出了事?
这有什么好说的,如果他出了事,也要让下一个人继续站在他的位置上,接住染血的刀剑或枪支,...

《孽》① 霆瀚/段子

何瀚病了。

这个消息传到陈霆耳朵里的时候,他正在赶往某个招标会的现场。

现场安排在郊区,准确说是被安排在了那块没开发的地皮上,当初拿到方案的看到竞标地点的时候,阿祥笑着把文件夹丢给陈霆,说:“呢群人居然已经穷到呢个地步了?招标会开到呢种地方,系要你哋提前感受一下环境点样?”

陈霆那时候不以为然,话都没搭半句,安排随便安排,他要的是那块地,远近无所谓。

可这下,远近好像变得有所谓起来了。

女秘书的话简洁明了,透过蓝牙到耳蜗里,透着股子说不出的冰冷,就像何瀚那对漂亮的眉眼,看着教人惊叹,里头却是真真实实的冷。

真是什么样的上司养什么样的人。

陈霆一把摘了耳机丢到副驾驶上,握着方向盘的...

《夜有所梦》

陈霆x陈公子

他记得他也姓陈。
是同他一个姓氏的,耳东陈。
他还记得他生的好看,尤其是一双眼,褐的眼,长的睫,可以弯作如白月挂空,有柔柔的光包裹着。
他记得那个陈姓的富家公子和他讲的第一句话是:“陈生,你要不要和我赌一把?”
于是陈霆当真与他玩儿了一把德州扑克,长长的赌桌就他们两个人对坐,荷官站在中间给他们发牌。
花花绿绿的筹码被一手推散尽布桌面,房间里有雪茄燃烧出来的特有味道。陈家公子站在桌前,拿起桌上那副牌,一色在手头抹开。
“你输了,陈生。”
陈霆一摊手,耸肩笑的很不以为意,他非擅赌,只是和这样的人赌,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
所以,输了,也没什么不得了。
陈家公子请他去赴宴。
陈霆欣然答应,并亲自送他...

《饮鸩》十四

十四

Cp:张启山x陈霆

类型:人物AU/不知道怎么谈恋爱的谈恋爱

篇幅:谁知道多长。

陈霆走的奇怪,他没让阿栋给他备车到这边,也没有让人来接,反倒是自己出了门就招揽下一个黄包车,拉车人问啊,年轻人,你去哪里?

 

他坐在车上,回说道,去张启山在的地方。拉车人刚握上车把的手慢了一下,笑呵呵的打趣说你是要去找佛爷做什么呢,然后拉上了黑漆漆的车把,车轱辘哗啦呼啦的转起来,包车外的黑色油布遮住了大半个人,陈霆像是在一个只容得下的空间里不住的向前奔跑。

 

其实车不能拉到那边去,所以陈霆在离着军区还有一大段距离的街上停了下来,下了黄包车,把钱交给那位拉车人的时候,他...

《天地不容》下

陈伟霆水仙视频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818474/


已取授权,一发快写,有肉渣,结局更改。


指路地址: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9585634576930#_0

《天地不容》上

陈伟霆水仙山霆同人视频指路: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818474/


ps:一发短篇,穿插形有肉渣的快文,结局有更改。

高亮:已取原视频UP主【千井井】授权。


下面走微博地址: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9584309181443#_0


《饮鸩》十三

十三


这头是给了面子了,那头总有人不太给面子,陈霆刚准备提筷子再夹半块萝卜糕的时候,阿祥该是从辣味里缓过一些了,伸手拿了块桂花马蹄糕咬了一半,哑声说:“阿霆,长沙新派来了一个军官,据说今天就到了。”

 

糕点一块做二,他还没来得及弄起来,给这么一说,筷尖顿在糕面上,竹筷头染了点儿油光,在天光底下显得一片亮色,等着阿祥把那块桂花马蹄咬的差不多了,他开口问道:“新派来的军官?就只有这点消息?”

 

“暂时只有这个,别的不太清楚。”桂花马蹄甜腻了一些,味道不如马蹄糕本味好,不过滋味也是爽口的,冬天吃着也是舒舒服服,不凉,嘴里的辣和热给很好的中和一下之后他伸手拿了陈霆...

《饮鸩》十二

十二

CP:张启山X陈霆

类型:人物AU/不知道怎么谈恋爱的爱情故事

篇幅:大概剧情是穿插在老九门正剧里面的,所以,48集连续剧啊!这么————长!

“你说他这是什么道理。“阿祥站在厨房门口仰着身看陈霆进了屋,窸窸窣窣的响动过一阵之后摇着头重进到厨房里,伸手把几个空碗叠了叠,说的是又叹又气。

 

“你也别多想了,既然他说让我们放心,那就放心他去做事好了。”阿栋走到他身边伸手把那几个被人叠来叠去的碗拿了过去放到一侧,四处看了问坐在矮凳上的丘叔说:“阿叔,有热水吗,我把碗给洗了呗。“

 

“没事儿,留下我洗吧,你们刚从外面回来,也去休息休息吧?”老丘从凳子上起了...

《饮鸩》十一

十一


CP:张启山X陈霆

类型:人物AU/不知道怎么谈恋爱的爱情故事

篇幅:大概剧情是穿插在老九门正剧里面的,所以,48集连续剧啊!这么————长!


 

跃跃欲试的心理反抗着恐惧的本能,虚曲的手指渐蓄了力。其实他是害怕的,有莫名的恐惧感,但一切就像是一句话说的——好奇心害死猫。

 

“阿霆啊!”后面有人叫住他,陈霆一愣,眼前清明过来,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又看着面前的门,突然后头那声音近了,又喊道:“阿霆,你回来了啊?“

 

是丘叔。他的手像是被刺了一下,细微的疼痛让人皱了眉,拢指简单一捻,回头去,看着走到大半个院子里的老人家,心里安放下...

1 / 6

© 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