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的久一点,我的文力就回来了。

《原来爱上贼》2

原来爱上贼》

2

因为喝了酒,加上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他沾着枕头就睡着了,也不知道怎么醒的,在迷蒙里翻了几个身,觉得浑身都和散了似得,打算再滚个圈儿,这么想着阿乐就再滚了一下,没料到这下连人带被一齐滚下了床。

 

“哎…真是。”他从被窝里伸出手撑在床头柜前,稍微裹着被子坐正了,他还是半梦半醒的,因为屋子里是特地换的双层窗帘,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拉上,就是暗沉沉的一片,外头的光也进不来。

 

李伟乐觉得自己还能再多睡一会,可是身体没有这么做,手伸出去拉开了柜子,在里面摸了几圈,在边缘的地方找到了框架物,拿出来,戴上,可眼睛还是没睁开,男人从被褥里站起来,跨开,弯腰下去把被子抱起来放上床。

 

男人赤着脚踩在地板上,从床边走到了浴室门前。

 

暗里是看不清的,只有簌簌的声音,再过片刻,皱巴巴的白衬衣落在了地上,等等看时,裤子也一并和衬衣呆在了一块,男人伸手扭开了门把手,直径进去,打开了淋浴。

 

水流唰一下从莲蓬头里喷射出来,李伟乐站在水流地下,肩背一带的皮肉被水烫红,他仰起脸去迎奔流下来的水花,那双眼睁着,能看到也是水砸到镜片上,开出模糊的水花。

 

那种感觉很好,人确实不太可能睁眼看到水流是如何从钢铁的东西里出来的,但是如果看到了,就是件好玩儿的事情了,雾气很快从他脚边匍匐到整个浴室,李伟乐静着,似乎在享受这种被雾气包裹的感觉,莲蓬头里的水不知倦的砸下来,他的身体被烫的泛红,脖颈上的青筋若隐若现。

 

男人伸手撑在凝了些许水雾的墙上,抬起另一只手,取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那一刻清亮的眼不再有遮挡物代替它去迎接水流的洗礼,水花溅起,入了缓慢闭上的眼。

 

骨节凸显的十指覆上了脸,挡开打下来有些刺痛感的流水,他的头发打湿了,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他手往上一过,五指穿进黑发里,往后一捋,发就乖乖贴服朝后。

 

李伟乐这才醒了个十成。

 

呼出闷在胸腔里的浊气,混杂进水汽里,男人背过身,开了暖灯,再动一下步子,一探手,推开半扇百叶窗,外面有阳光跳进来,看来今天是个好天气,李伟乐往手心倒了不少洗发水,眼神撇过那些调皮蹦进来的光影心里这么念叨了一句。

 

洗去这么几天的疲乏,还有身上的难闻味道,刮掉了胡茬,打理好了头发,换上熨好的衬衫,取了柜子里挂着的休闲外套,随意挑了条裤子搭上,阿乐站在落地镜前看了眼,感觉还好,这次出去应该去不会被阿妈说去看她还穿的和上班一样了。

 

他趿着拖鞋把脏兮兮的衣服都塞进了洗衣机,整理好床,拉开窗帘,外头的阳光争先恐后的窜进来,他打开玻璃窗,早上十点多的风就算是秋热的天,也感觉不这么灼人。

 

毕竟是秋。 

 

等到整理好了房间,他才拿了手机,正想打电话,但念头一转,男人的眉梢一挑,手背撑着下巴想了想,嘴角起了撇着的笑,他站起来伸个懒腰,拿好东西,走过门廊的时候手一过,就取了鞋柜上的车钥匙。

 

可等他走到车库的时候,面对着空空的车位,才记起自己昨天好像只带回来了车钥匙,因为喝酒的缘故把车就停在了警局啊…。他低着头笑的无奈,只好把钥匙放进兜里,徒步出了车库,出了小区。

 

他这么一路就在心里盘算着,要去给阿妈买点她喜欢的东西,又要顺路坐公车过去的路线,所以出了小区之后,他就走的很快了。

 

穿过几条街,买下了阿妈喜欢吃的东西,还顺便捎了一袋子的糯米粉,然后他就拎着一个大袋子直径走到了车站,上了车,找到了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瞥了眼时间,也不过才十一点,到阿妈那里的话,大概还有个把小时。

 

“希望那群小崽子可以把吃饭时间定晚一点。”

 

李伟乐暗自嘟囔了一句,就撑着脑袋开始望着外面放空。

 

洛子扬在跟过李伟乐之后,走回去开了车,不过他没慌着回酒店,反倒是驱车到了宽阔一些的地方,看了场日出。

 

他处的地势不算很高,不过按着时间,河面上的暗色逐步褪去,换上零零碎碎的暖色,这秋,还是压着夏的尾巴,连日出都不甘示弱要与才离开的夏争一争,洛子扬手肘搁在铁栏杆上,河风再清晨的时候都是眷顾的,不似晚上的凉。

 

子扬侧着头看河尽处的一点点抹出脸的圆呼呼的亮球。

 

他那时候很安静,也很有耐心。他在等,等晨光看见他,然后报于他奖励,第一缕晨光这种奖励。

 

这种奖励,似乎他每次都能得到。

 

暖光亲吻上男人的脸颊,灌进小小的酒窝里,温了里头盛着的琼浆玉液。洛子扬等到那轮金黄的东西挂上了天,他才拢了拢大衣,重新坐回了车里,在还尚不算人多的路上加了速一路飞驰回了酒店。

 

当然,他没有闯红灯,他不喜欢罚单。

 

回了酒店,自己的房间已经消去狼藉,洛子扬看了这么一处干净的地,心里也暖了一阵,他把门合上,大衣也脱下丢在床上,桌上的笔记本开着,干干净净的桌面上,没有东西,唯独是左下角有邮件提示。

 

男人手搭上鼠标,点开了那封邮件,窗口打开,里面是一个压缩包,他下载下来之后,解压打开了第一个文档,是李伟乐的资料。完完整整一点不落,从他生,到他如今。连去了几次医院转了几个职业为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

 

不过,这个项目里面的酒店预订居然只有几次,而且后面统一的标注,都是某个公司或者警局的名字,看来是为了公事了。

 

他还没看完多少,就有人敲门,洛子扬连人带电脑在桌边挪了一圈,外头传来柔柔的声音:“先生,之前那位小姐给你叫的早餐。”洛子扬手支着撑上下颚,手指摁上键盘,说:“麻烦了,门没锁。”

 

门应声开了,穿着酒店制服的女孩子梳着整齐的发髻,端着一个盘子,踩着高跟鞋娉娉婷婷的走到他跟前,把餐盘上的碟子放在他桌上,再放下了玻璃杯,期间洛子扬没多注意,一直看着电脑上的文档,觉得皮特这资料收集的确实很全面,不知道多少系统被他给黑掉了,连警局的人事资料都搞到了手,这家伙的手段看来有所长进了啊。

 

等到他看完上面记着阿乐小学的记过处分居然是因为和女孩子打架的笑的不成样子的时候,余光扫过去,发现那个女人没有走,洛子扬抵着下巴,眼神从那双小巧的高跟鞋一路上去,修长腿裹在肉色的丝袜里,上头是及膝的包臀制裙,再上去些是被制服束的恰好的腰身,再上去是精致的脸蛋。

 

那双亮亮的眼就和洛子扬的对视上了,洛子扬头一偏,往后头一靠,双手环胸笑着问她:“我知道她走的时候一定不会不给钱就离开的,那么,罗小姐,你在这里做什么?不用工作吗?还是说,你们老板叫你来的工作就是看着我?”

 

那女人笑的很好看,凭空能看出几分妩媚来,眼角眉梢,满是风情,这样的女人,绝对不会是酒店服务生,也不可能是风月场里的女人,她举止投足里不是风月场的那种味道,反倒是多了几分优雅,要真的评一句风月场里都是狐狸精,这个也该是个优雅的贵族狐狸精。

 

她指指他的电脑,再一勾指尖。

 

洛子扬瞥过自己的电脑屏幕,眉一抬,身子又前倾上来,轻声道:“你要看这个?”那女人含笑点头,却不言不语,子扬看了之后揉揉自己眉心,笑出声,他伸手拉住了那女人还伸着的手,一把一过,女人坐上了他的腿。

 

她要去看电脑,洛子扬却手腕一转探过去在摁住笔记本屏幕一压,那女人劈手就要去夺,洛子扬身子一歪手在她腰间一紧,漂亮的女人眉一皱就要去扼他手腕,不料男人手上一再一圈一起,女人被压在了不过片大的桌上。

 

笔记本电脑被她这么一压,正好合上,有轻微的啪的一声。

 

她脸边就是白色餐盘,还有一杯柳橙汁。

 

洛子扬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一双眼笑的弯弯,他俯身下去贴在她耳边问:”要是你想看其他的,也许我还会给你,这个,不行。“

 

“洛子扬,你别忘了,你下次要的东西。“女人声音清冷,带着怒气,对方不急,手指别过她在争斗间散掉的耳发,放低了的笑在她耳畔,滚热的呼吸灌进她耳蜗,他说:“我当然知道,但是这个,你不能看,你没有权利。”

 

“放开。我还有事。”

 

“恭敬不如从命,罗小姐慢走。“洛子扬松开了她,站起来退后半步,作出了请的姿势,衬衫不乱,一切倒真有一番恭敬的样,那女人撑起来,瞪了他一眼,就要走。洛子扬叫住她,走上前去,说:“这位服务生,托盘别忘了带走。”

 

女人气急败坏,接着托盘直接丢到他脚边,门一开,嘭的关上。

 

洛子扬耸肩。

 

“简直无理取闹。”

 

他走回去,打开电脑,点开了最后一个文件,里面是照片,不过大部分是李伟乐执案的照片,上面都有时间标注,看来是监控里截下来的,可是翻到后面,也有一些生活照,大概是从哪里扒下来的,不过他看到最后几张的时候,觉得今天可能有事情做了。

 

洛子扬查了那路车的走向,从衣柜里重新拿了件皮衣穿上,从风衣里摸了钥匙,直接出了门,下楼,开车,走人。

 

房间里的电脑在进入休眠状态前,上头的画面还能看到照片,那是李伟乐提着一袋子东西上车的画面,下面的时间,写的清清楚楚,就在不过二十分钟前。

 

他自然要去跟李伟乐,而且是非去不可。

 

车到地方的时候,李伟乐已经快睡着了,因为太无聊,而且车又开的不算快,好不容易有个急刹车,还是到站的,他看了圈外头,发现是到了,提着袋子赶紧从车上下来,他前脚刚走,车就咻的一溜烟开走了,扬起一阵灰尘。

 

“下次能不能好好开车,看来还是自己开的好。”他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时间还真是和他料想的差不多,他沿着路走了一段,就拐进了巷子里,走到左边第七家店铺前,有熟悉的甜味儿,不大不小的店里沿边摆着几张木桌子,桌面上铺着洗的发白的白色桌布,边上还有一个白花瓶,插着花。

 

店里空空的,似乎没人,李伟乐把袋子放在桌上,走到挂着珠帘的门前,抬手敲了敲。

 

“谁呀?要吃点什么?”

 

里面传来一个女人声音,李伟乐笑着摇摇头,故意把声音压低了,说:“要吃这里的李妈妈桂花糕,不知道能不能吃啊?”

 

里头传来阵水流的声音,女人咯咯的笑。

 

“小伙子,现在才刚入了秋没多久,虽然老婆子我赶得快,这桂花还在用糖弄呢,你要吃啊,也要等到下个星期去啦。”

 

“我记得别人都说李妈妈这里的糖桂花是上一年就弄好的,今年做的都是下一年,对不对?”李伟乐依旧是打着绕,屋子里头也还是叮叮当当的响,还有冲泡的声音,他猜阿妈一定是在冲糖水了。

 

“是的咧是的咧,小伙子知道的还不少啊,这个事情,我都好久没有给别人说过咯。来来来,桂花糕还在做,先喝杯糖——”

 

女人从屋子里走出来,刚撩开珠帘,看到站在外头的李伟乐,先是愣愣,又突然笑起来,李伟乐走上前去把她手里的糖水接下来,抱了她一下,阿妈身上还带着糖桂花的香气,和他想的味道一样。

 

“阿妈,我回来看看你。”

 

李妈妈搂着自己儿子拍拍背,揉揉他一脑袋软毛,说:“小乐啊,你怎么一个人来啦?最近是不是很忙?你看你,脸都瘦尖咯。”李妈妈拉着他手坐下,又把糖水推过去,一脸的不高兴。

 

“阿妈,她出差了,昨天给我打电话说想做的桂花糕,我就赶过来看看有没有,有的话给她带点回去,等她周末出差回来了就能吃了。你知道的啊,她啊最喜欢吃你做的桂花糕了。“

 

李伟乐翘着嘴角,明明是二十五六的成熟男人了这么一看还是平添了几分撒娇的味道,李妈妈捏捏他脸,说就你知道找理由,别和人姑娘吵架啦,吵架了也要乖乖说为什么,桂花糕就马上做啦,你别急。

 

“阿妈,我给你带了吃的,还带了一袋子你最喜欢的那家的糯米粉。“李伟乐握着那只捏自己脸颊的手,还是暖呼呼的,和小时候的一样,不过小时候握着的手要细嫩一点,现在的啊,要粗糙一些,不过都好,觉得整个人从心底开始都安稳下来。

 

 

李妈妈听了只笑,眼角开出大朵大朵的花来,虽然是老人家了,但是这么一笑,还是看得出年轻时候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人的,她笑的很温柔,眉眼与李伟乐的像,不过多了女人的柔美,想来年轻时候也是那种虽怒不缺柔的。

 

李伟乐把桌上的那杯糖喝了半杯,就去把袋子提到阿妈面前,把糯米粉和吃的都一一拿出来出来,李妈妈在他要拿下一个东西的时候叫住他,说:“你啊,就知道买这些来,阿妈老了,哪儿还是小姑娘那样爱吃这些小东西的,我就拿这个,你把这些带回去留着自己多吃点儿。“

 

“阿妈,你就吃吧,她啊,不吃这些的,除了您做的桂花糕她馋嘴一点,其他甜食她都不怎么碰。“李伟乐打开其中一个纸包,捻了几块云片糕递到他老妈嘴边,示意她吃一口,李妈妈看他一眼,叹着自己接下吃了,李伟乐看她吃了,这才松了手。

 

坐在她对面,李妈妈又问了他好几个问题,问他吃没吃饭,他说没有,李妈妈装怒掐他的耳朵,手下力道却不重,他也就任着咧咧嘴装疼,抱着李妈妈的手臂闹着说疼死啦要吃饭要吃饭,李妈妈扭不过这个幼稚鬼,拍他脑门一下,拿了桌上的糯米粉,就转进厨房了。

 

李伟乐奸计得逞,开心了,就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好装进袋子,放到柜台下面。

 

洛子扬跟着路一直开过来,发现越往前开路也是越糟糕,前面那个公交车摇晃了好一阵终于在一个地方停下来了,他还被甩了一段距离,不过那车停了会儿,就看到了个从车上下来,手里提着个袋子。

 

子扬眯着眼,脚下刹车一踩,油门一轰,跟了上去,开着车目标似乎大了些,所以他停在路口看着李伟乐沿着街走到一个地方拐进去了,才把车开到一个空旷些的地方,打算停下,不过边上的那个老板可不让了,见他下车就要走,就追上去。

 

“唉唉唉,这是我家院子,你干嘛把车停在我这里呀!“洛子扬回头一看,是个小姑娘,气鼓鼓的站在他车前,洛子扬又望了眼巷子,眼一转,笑着走过去拍拍小姑娘脑袋,说:“小孩子不要这么凶,再说,女孩子这么凶以后嫁不出去的。”

 

“谁要你说这个了,你别乱停,不然我让阿乐哥哥把你车带走!”

 

好强势的女孩子,现在倒是不少见,不过这么纯真的可爱的孩子倒是不多了,不过她说的这个阿乐,倒是让他有了点儿兴趣,他不走了,靠在车边问她:“阿乐哥哥?你家哥哥不成?为什么带我走?”

 

那女孩子不理他,转身就要走,洛子扬叫住她,从兜里掏了个精致的小东西出来递过去:“喏,这个给你,很贵的,上面的钻石可都是真的。你能不能告诉我,阿乐哥哥是谁?是不是刚才走进去的那个男人?”

 

小丫头瞥他手里那个东西,应该是枚胸针,是银色的勾花,花心点着碎钻,做工很精致,绝对不像是便宜货,小丫头没拿,看了眼他望着的巷子,点头。

 

“是阿乐哥哥,阿乐哥哥好久没回来了,今天回来应该是去看他妈妈的。李妈妈做的糕点很好吃。”

 

洛子扬直起腰,这算是知道他来这里做什么了。不过他还是把小东西放进了女孩子的口袋里,虽然那姑娘还是想要还给他,他捏捏女孩子脸颊,说:“你就偷偷留着,当我给的停车费,你帮我看好车,可以吗。”

 

女孩子点点头,望着他,还趁机戳了一下他笑出来的酒窝,洛子扬任了,和她道了别,走进了巷子,沿着街一直走,打量着店铺里头,走了好几家,也没看到什么。

 

直到第七家的时候,他看到了正在端菜的李伟乐,边上是一个半老的女人,看起来很温和,应该就是李伟乐的母亲了。

 

李伟乐是坐下的时候,是背对他的。

 

可李妈妈不是,她看到洛子扬站在门口,放下手里的碗,说:“小伙子,你是要买什么吗?”洛子扬在问话里进了店,恰好的,李伟乐在那个时候转了头。

 

“请问这里卖桂花糕吗?”

 

他看到了洛子扬的脸,是个长得好看的男人,李伟乐就这么侧着望了他一眼,就把目光收回来,继续安静的低着头吃饭。

 

李妈妈点点头说有,不过还没来得及做。洛子扬走到走道边上的另一张桌子前坐下,摇头说:“不碍事,阿姨你慢慢做就好了,我不急。”李妈妈把一份手工的单页递给他,说:“你走过来也辛苦了,要不要吃点其他的?先看看吧?”

 

洛子扬接着单子,笑的是两颊酒窝浅浅,配着一双桃花眼弯着显得还多了几分呆萌的味道,就像个乖乖仔。

 

“原来阿姨你会做这么多吃的,都能吃到吗?”

 

菜单上是真的很多糕点,而且不光是香港这边常有的小吃,还有些大陆才能吃到的小点心。他是真的蛮惊讶的,面前这个过半百的女人,手艺真的这么好?

 

在一边吃饭的李伟乐突然冒了一句话出来。

 

“我阿妈以前是糕点师傅。你想吃什么?“洛子扬当然没想到他会搭话,不过话里还是觉得有点生硬的感觉,所以洛子扬没来得及说话,李妈妈先说话了。

 

“小乐,你吃你的饭去,哪儿这么硬邦邦的臭小子。说不听你。“李妈妈其实就像一块桂花糕一样,糯糯的,老了也是温温和和的,多了几分慈爱,洛子扬低着头在纸上用铅笔勾了几份吃的,摸摸鼻子回了句。

 

“我也就是夸夸,兄弟你不用这样吧…“

 

语气有点委屈。

 

洛子扬有时候就这么会装委屈,当然,有时候。

 

李伟乐放下碗,擦了嘴,走到他面前,拿起单子,发现他勾了三样吃的,一个是鸳鸯奶茶,一个是桂花糕,还有一个是马蹄糕。

 

“都要在这里吃?“他转身到了柜台后,打开边上的小炉子,上面的温着之前冲好的奶茶,蹲下去打开柜子找到了咖啡,还有杯子,站起来的时候,洛子扬正立在柜台前,就这么歪着头望着他。

 

“吃不完再打包,可以吗?“

 

“可以。“

 

李伟乐目光一扫,就看到他衬衣上沾着的口红印,他靠的近,自然闻得到他身上女人的香水味,他心里大概猜了七八分,这种人多半是花花公子风流惯了的,那双桃花眼,不知迷了多女孩子。

 

他提着水壶摇摇头,转身把奶茶倒进杯子,洛子扬就趴在柜台面上看他,好久之后拖着音问他:“我能不能跟你学怎么冲奶茶?”

 

李伟乐撕开咖啡的袋子把咖啡粉倒进去,没有答话,反而问他:“要炼乳吗?”洛子扬摇头,蹭着自己的手臂,像只犬类,他说:“我吃的不太甜。”

 

男人把奶茶冲好,再拿了柜台上面的糯米珠舀了泡进去,最后放上吸管,端着杯子放在了他面前。

 

“你的鸳鸯奶茶。”

 

洛子扬侧趴着脸,肩头一动,嘴角一扬,站直了身体,轻点了头,拿过柜面上杯。

 

“谢谢。”

 

————————————————————————TBC

评论(1)
热度(17)

© 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