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的久一点,我的文力就回来了。

《原来爱上贼》三

《原来爱上贼》

3

洛子扬拿了奶茶之后就一直很安分的坐在位置上,李伟乐自然也就收拾收拾柜台,然后把自己吃过的碗筷都收拾了带回厨房,然后就没有出来。

 

“阿乐,你怎么进来了?”李妈妈刚挪了板凳准备踩上去拿糖桂花,就看到李伟乐端着盘子走了进来,小小的厨房里满溢着熬好的糖味和桂花的味道,李伟乐把碟子放下,看了打开的柜子,走过去望一眼,说。

 

“阿妈,你要做什么?我来就好了,这么高,万一摔着了怎么办?”说完就握住李妈妈的肩膀把她挪过去了点,自己把凳子弄开,瞟了眼上头的瓶瓶罐罐,发现了角落里放着的红盖子玻璃大罐子,指了指问道:“阿妈,是这个不是?”李妈妈正称白糖呢,听他问,转来看了眼嗯了声,李伟乐手一勾,把边角上的大罐子抱下来。

 

“阿妈,你还是没换这个罐子,我记得小时候你也是拿这个罐子装糖桂花的。”李伟乐把罐子抱下来之后拿毛巾擦干净拧开了盖子,里面的香气跑出来,在他鼻尖打转,惹的他突然觉得痒痒,揉揉鼻子看来是有打喷嚏的想法,李妈妈捏他耳朵一下,嗔道:“臭小子,别打喷嚏,你从小就闻见糖桂花打喷嚏,去去去,出去,我马上把东西搬出去做,你把外头店门口的那个炉子给我点上。”

 

“阿妈,在外面做?”李伟乐嘿嘿一笑捏着鼻子,又瓮声瓮气的问她,李妈妈把柜子关上,又把他脑袋往边上拍了点,拿着大碗舀了好多糖桂花进去,点头说是啊,里面太小啦,又不是你一个人吃,这桂花糕呢,要做两种,一种是你喜欢的水晶桂花糕,还有另外一种,再说外面不是还有个小伙子要买啊,肯定多做一点。

 

李伟乐搓着脸走到厨房门口,喔了声,探长了手拿过李妈妈手里的大碗,就溜出去了。

 

洛子扬还是坐在位置上咬着吸管喝奶茶,李伟乐冲的鸳鸯奶茶味道不错,不过不能和茶餐厅里面的比,不是不能比,是两种味道都不太一样,总觉得这边的李伟乐冲的这杯,味道要特别一点。

 

他打开手机,上头有一条短信,是皮特发来的。

 

“怎么样,chilam,资料收到了?满意?”

 

洛子扬松开咬着的吸管,拇指在杯身上摩挲了一下,动动手指回了短信。

 

“很好,我现在就在李伟乐的店子里坐着喝奶茶。”

 

对方回复的很快。

 

“我说你要那个小警察的资料干什么,不会就是为了去吃他们家的奶茶这么简单吧,怎么,他招你了?”

 

他曲指在桌面上叩叩,握着手机的手指在键盘上摁了几下,没有正面回他的问题,不过他打了一句话:“有兴趣,奶茶不错。“

 

等到他打算看这条短信的回复的时候,李伟乐端着个大碗走了出来,不过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端着碗放在了门口的那张桌子上,又折回来端了口锅过去,然后他就没走回来了,洛子扬觉得好奇,偏着脑袋看他做什么,就看到李伟乐拿了火钳把蜂窝煤放进了门前那个小炉子里。

 

这是要做什么。

 

洛子扬又喝了口奶茶,很干脆的直接转了过去,看李伟乐拿着卷半截的报纸在身上摸兜,不过好像上下都摸遍了也没找到他要的东西,所以下一刻李伟乐出了声:“阿妈,你打火机放在那儿呢我没带。“

 

李妈妈应声端着糯米粉走出来,想了会才说:“哎呀,没有,我那些日子做糕点都是在厨房里头的,外头的炉子都是拿来做桂花糕的,东西都是才买好,我就说那天买煤的时候忘了什么,结果是把打火机忘了。”

 

“阿姨,我有。”

 

洛子扬咬着吸管有点吐字不清,言语间他已经从外衣的兜里摸出了一个小巧的方块递了过去,李妈妈道谢接过,拿去给了李伟乐。

 

啪嗒。

 

盖子掀开,火苗窜上来,点燃了半截的报纸,李伟乐趁着火苗还小,把东西塞进了蜂窝煤的小孔里,再把锅端上坐了火,又用刷子在锅的四周和蒸格上上了油。

 

“你的打火机。”

 

做完一系列工作之后,李伟乐就站在原处,拿着打火机冲洛子扬扬了扬手,等到洛子扬有了反应,他手一起,手心里的打火机就被抛起来。

 

洛子扬也没动,只手一伸,那打火机就稳稳的落在了他手里。

 

李妈妈把材料端出来。把面粉和糯米粉倒在了盆里,又加了糖,再倒了好些糖桂花在里面,李伟乐站在边上看她都放好了,提了水壶把水倒进去。

 

面粉和糯米粉都混在一起,和糖桂花一起匀了,甜香味在女人搅拌的动作里散出来,洛子扬虽然坐的远一点,但是也能嗅见。

 

其实他并不是这么喜欢糕点,他不太喜好甜食。

 

不过这种甜味会让人心情莫名的好,所以胃口也会好,他杯中的液体已经喝得所剩无几,被那若有若无的甜香味儿勾的心痒痒,就放下了杯子走过去站在李伟乐边上看。

 

米面粉和淡黄色交织,在清水和筷子的加入下盆里呈现出了一幅好景象,女人很认真,力道使的也很好,她每次将筷子拿起的时候,总会拉起半长不短且不断的黏稠。

 

李伟乐停止了加水,接过了李妈妈手里的筷子继续搅拌,他的力道似乎要重一些,因为他拿过筷子没多久,再抬起手的时候,拉出了长长的不断的淡黄色面浆。

 

李妈妈看着水也开了,把锅盖揭开,拿过了李伟乐手里的盆,放了进去。

 

洛子扬在边上看着,指着那锅问道:“这就好了?”

 

李伟乐拿湿毛巾擦了手,接话道:“没有,一刻钟之后还要拿出来的,怎么,你有兴趣?”他把东西收拾开,擦干了桌子,李妈妈就把备好的干净纱布铺在上面,顺了李伟乐的问话笑开了。

 

“阿乐你这拿客人开玩笑的毛病什么时候可以改改,你小时候就是喜欢拿店里的客人开玩笑,做砸了多少糕点,你自己说。妈妈这可还没找你算账呢,这么大了,怎么还是老毛病没改改啊。”

 

“阿妈,那真的不是我的错,是他们自己说要试试的,哪知道他们这么笨,手法这么糟糕。不过他们不都是付了钱吗,阿妈你就放过我——不要再提了——”

 

“李妈妈,我确实很想试试看。”

 

洛子扬的话插进来的很是时候,不过换来的是一声低笑和一个好字,笑声来自于李伟乐,好字自然是来自李妈妈了,然后李伟乐举起双手看起来很是开心的说:“阿妈,这次有人可以接替我的任务了,这个不是我强迫的。”

 

李伟乐似乎找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他折身过来在洛子扬的肩膀上拍了拍,脸上有笑意,不过洛子扬怎么看那笑都是心幸灾乐祸,真的是幸灾乐祸,有这么好笑吗?子扬盯着冒着白烟的锅。

 

“小伙子你别管他,小乐啊就是那个脾气,你要是想学,我教你就是了。不过可别做砸咯,不然自己吃起来不好吃可别怪阿姨招呼不周。”

 

洛子扬心里觉着这种一不做二不休的事情有什么好怕的,用清水洗了手,就在边上候着了。不过期间李伟乐穿进了厨房,出来的时候带了杯水,靠在一边的椅背上看着跃跃欲试的洛子扬,当然还有挂在墙上的时钟。

 

一刻钟过得很快。

 

李妈妈把铺开的纱布用冷水打湿了,再去揭了锅盖,把盆里的糕状物扣在纱布上,再把四边边角的纱布掀起来裹住淡黄色的糕物。

 

然后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洛子扬了。

 

你说作案他厉害,动手他很快,打架这种事情身手也不错,再次了点说,他的手在很多时候还是很灵活的。

 

但是偏手底下这个糕团子,重了就怕给揉坏了,轻了吧又不太对,小心翼翼的力又不匀,糕点要趁着热揉捏翻掀才好。

 

李妈妈站在边上时不时的笑出声指点他的动作哪里不对,洛子扬抿着个嘴角,有时候想笑又不敢,憋着憋着脸颊边上的俩酒窝深深的凹了出来,李伟乐不知道什么站在了边上看他,抱着手,眉梢挑起,一端的嘴角似笑非笑的勾着。

 

好端端的小警察形象现在怎么看怎么都是个要调戏良家妇女的痞子。

 

洛子扬晃神看到这副样子的李伟乐心里这么嘀咕了一句。

 

“小乐你光站在这儿傻乐做什么,赶紧拿个碗来。”李妈妈看一本卖力的洛子扬,又看了看自己儿子站在那儿真是憋着笑也是辛苦,这下看不下去了,打着他催着他动动,李伟乐立马嗯了声就转去拿了碗碟。

 

等到李伟乐把方方正正的碟摆好,洛子扬手里的工作已经被李妈妈接手了,见他摆好了,把纱布里包着的桂花糕一一装进去,抹平了,又用小刷子上了油。

 

几刀下去,那小小的块状物就散着甜香被挑起放上了牛皮纸,一块块码好了,折起牛皮纸四角,松松的拢住,用红绳子绑了,四四方方,还能隔着纸闻到桂花糕的香。

 

这样子重复包好了两包,上下系着,递到了洛子扬面前。

 

子扬接了,李妈妈又转回去,把剩下的包好,也同他的一样,递给了李伟乐。

 

“阿妈,你怎么给我了?不是说还做吗,我拿那个就行了,你这个留着明天拿去卖吧?“李伟乐接着预订之外的糕点,眨眨眼,打算放回去,李妈妈不肯,说没事,你就拿着回去多吃一点,你不吃,就阿莲吃,阿莲吃不了,就给同事们拿去。

 

“阿妈…“

 

“别闹别闹,还有的事情做呢,快去洗手帮忙。“

 

李妈妈催他,自己却赶紧走到炉子前,把水倒了,把锅空出来放在一侧,洗净了小盆子,倒了温水进去,又倒了好些白糖去,等到都化开的时候,李伟乐从厨房走了出来,神色看起来不太对劲,眉都皱着。

 

“阿妈,我要先回去了。”

 

“怎么了?”李妈妈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李伟乐,看他的样子,脸上也多了几分担心,李伟乐走到她身侧,替她理好了围裙,抿了抿嘴角。

 

“警局里的事情,上面打电话让我回去一趟,没事的,你好好的,我过段时间忙完了就来看你。”笑容很牵强,男人放下了挽起的袖子,甚至连糕点都没拿,身子一转就跑了出去。

 

“哎,阿乐,东西没拿啊。”

 

“没事你放着吧!”李伟乐背过身来对着她晃晃手,再一侧进了巷子。

 

洛子扬的表情变了又变,他肯定是要跟上去的,所以他一把拿了桌上的四包糕点,把钱压在桌上,快步走到门口。

 

“李妈妈我也先走了,晚上有个聚会,糕点我给他带过去,钱在桌上,奶茶很好喝,下次我还会来的,李妈妈下午安!”

 

洛子扬自然也跑的很快,不过没有李伟乐快,他追出去的时候,李伟乐已经没影了,他肯定不会跑着回去,要是真的有急事,坐车也不会方便,他跑到停车的地方,那小姑娘还坐在那里,看他也急匆匆的跑出来样子,急忙从凳子上站起来凑过去。

 

“你回来啦?你怎么也这么着急,刚才阿乐哥哥也这么急着跑出去的…?”

 

“谢谢你帮我看车,你阿乐哥哥是跑着出去的?”子扬摸了钥匙开了车锁,把手里的糕点放到后座,自己也进了车,发动了引擎。

 

“是啊,他就刚跑出去,你就来了。”

 

洛子扬把车窗打开,手一滑方向盘,打了倒档,再一踩油门,轮胎贴着水泥的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响。

 

再等小女孩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子扬已经开着车出了路口了。

 

洛子扬开着车追出去不远,就看到了跑在前头的李伟乐,他把速度又提快了些,最后看了近了,方向盘一转,刹车一踩,车直接横呈在路中间,李伟乐步子本就快,被这么突然的一挡,脚下没稳,差点摔趴在车窗上。

 

“做什么?”他撑着车顶站稳了,语气里带着不悦。

 

“上车,送你回去,你不会要跑着回警局吧?你有这么快?”

 

“为什么送我?”

 

“你这人哪儿来的为什么,上车。”洛子扬被这句问话弄得笑的无可奈何,他甚至直接打开了自己的车门,走了下去,站在李伟乐身侧,做出了请的手势。李伟乐不解,洛子扬望他一眼,单手叉着腰揉揉额角,叹了一声,再扣住他肩膀把他往前一推,李伟乐失重摔到车座上,要坐直,可洛子扬探进半个人,俯身看着他。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你来开车,OK?”

 

他歪着头抿着嘴角一笑,然后把车门嘭的关上,自己从后面绕过来开了车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李伟乐见他上来了,把方向盘一旋,车头调转,他没打算慢,所以直接轰了油门,跑车就这么唰的一下冲上了崎岖不平的黄泥路。

 

可李伟乐似乎只注意到了洛子扬有没有坐上来,没有注意他坐没坐稳这个问题。

 

反正他一轰油门那一刻洛子扬还没系安全带,他这么一弄,他险些整个脸都撞上了车窗,还好,他稳得住,不过还是撞到了,但是没这么惨。

 

洛子扬这一路算是见识了比他开车还着急的人了。

 

前半段是在破路上颠簸来颠簸去,后半段就算得上是如踏青云了,不过这一路飞驰电掣,也算是李伟乐车技好,除去客观因素,主观来说也是不错的。

 

李伟乐路上一句话都没说,嘴唇抿的很紧,洛子扬坐着没事,翻了手机,上面有两条未读短信,他打开来,是之前皮特的回复。

 

“chilam,别把你自己玩进去。“

 

下一条,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新任务,具体在你电脑上。“

 

李伟乐开车到警局,下车就走。

 

他前脚走,洛子扬就接到了那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那头的声音是拿软件处理的过的,而且并不是一个人和他对话,所以他接起电话之后,就等同于是听录音。

 

“chilam,这次的任务,是那条项链,东西被藏在香港最豪华的私人酒店的游泳池里,不过chilam,这次的任务,你必须完成另外一件事情,替我干掉一个人。“

 

电话挂了。

 

一个人?什么人?

 

电话断掉之后是一条短信,上面没有写具体的,只是留了一句话。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到时候?到什么时候?

 

李伟乐刚进警局,就被通知去会议室,他跑到会议室,里面只坐着上头的几位上司,见他来了,灯就暗了,后面的投影大屏上显了张图片出来。

 

是一条项链。

 

“阿乐,今天中午,局里的电脑被侵了,数据丢失倒是没有,只是每台电脑的桌面上都多了一个文档,里面就是这个项链,还有一段话。”

 

黄sir说完之后,把图片页关掉,打开了文档,一滑下,下面是一排关键字。

 

香港,私人酒店,酒会,偷。

 

没有了。

 

四个关键字,但是给的内容很明白,最近要开酒会的,只有才从国外回来的商业巨擘霍家,而刚好,霍家在香港的产业之一,就是全港最豪华的私人酒店。

 

这次的线索给的很清楚,甚至不用李伟乐再查。

 

“阿乐,这次的任务…”

 

我会通知他们的,黄Sir,你们放心。“

 

李伟乐拿了文件,回了重案组的办公室,把文件放在桌上,翻了翻薄薄的几页,觉得屋子里闷极了,转身去推窗,这么一推他才看见,那辆车还停在下面没走。

 

李伟乐站在楼上看着车门打开,男人从车里走下来,站在车旁,抬起头,似乎也在望他这个位置。

 

洛子扬是真的下了车,也是真的抬头看了,他确实也是在找李伟乐。

 

可是他不知道那一扇百叶窗后头是李伟乐的办公室,更不知道李伟乐就站在后头,看着他,他是想把他落下的桂花糕给他拿去,可是按着他的身份,似乎不太好出入这个地方。

 

李伟乐看着他在车边站了好些时候,最后从车里拿了个纸包,放在了门口的保卫室,才上车走了。

 

李伟乐摇摇头拿起桌上的文件复印了几份,然后一一放在同事的桌上,关门离开,走到门口的的时候,里面的人叫住了他,把两包系的好好的桂花糕递给他,上头还贴了一张纸条。

 

“桂花糕。谢谢你的鸳鸯奶茶,李Sir,我们还会再见的。“

 

下面没有落款,而是一个简笔画的笑脸。

 

李伟乐看了纸条下面的笑脸,又看了看称呼,没由来的自己也跟着笑了,他把桂花糕分了一包被门口的阿咖,自己提着剩下走了,转弯的时候路过垃圾桶,手一扬,就把那张纸条丢了进去。

 

他想。

 

剩下的这包桂花糕,还是留给那群兔崽子吃吧。

 

——————————————————————————TBC

评论
热度(19)

© 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