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的久一点,我的文力就回来了。

《原来爱上贼》4

《原来爱上贼》

4

 

李伟乐请一群小崽子吃了饭之后,居然有人提出来要去酒吧浪一晚上,那时候李伟乐正吃着桂花糕,听到这个建议他差点半块桂花糕噎着没吞下命丧当场。

 

可把那群小崽子吓坏了,一下子又是倒水又是要给他塞米饭又是拍背的,最后李伟乐被他们几个崽子灌了好几杯茶和一大碗饭,阿林本来还打算给他塞一嘴的肠粉,被他拦下了。

 

“你们几个…咳,怎么着是看我不爽多久了我不过就噎着了你们这么对我是要撑死我还是要我再噎的厉害一点你们好申请换一个上司啊?啊?!“李伟乐推拒着从四面来的筷子或者水杯,可那群家伙好像还没闹够,索性在最后一拍桌,碗碟都震了震。

 

老大声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一群年轻人立马收了架势赶紧端端正正的坐着,和小学生上课一样,眼神却不约而同的朝阿乐这边瞟,阿乐觉得有点头疼,这群崽子好像平时私下和他闹的太多了导致这群兔崽子不知分寸了。

 

好了,这下安静了。

 

李伟乐环视了一圈桌边都个个坐着像等点名的男男女女,清清嗓子,提起了筷子,站起来,对准餐桌中间的还没怎么动的叉烧包下了手。

 

“盒子啊。“李伟乐夹起一个叉烧包。

 

“到!头儿有事你!…“盒子的嘴被一个叉烧包塞住了,李伟乐颇为满意的笑了笑,继续探手去夹剩下的包子,又喊道:“小魏啊。”

 

“哎头儿我…”很好,小魏的嘴里也被塞了一个叉烧包,李伟乐做出一副很好很好的样子,干脆的挽起袖子,夹了另一个包子,名字都难的喊了,直接塞进了阿林嘴里,坐在边上的宽仔表情有点奇怪,所以还没等李伟乐夹包子,他就自己赶紧抓了一个塞自己嘴里唔唔唔的望着李伟乐点头。

 

意思大概是:头儿你不用喂我我自己来。

 

李伟乐抬了抬眉,眨眨眼,点点头,似乎很满意他的做法,所以剩下的人赶紧效仿了一人抓了一个剩下的包子塞嘴里,李伟乐站着又环视了一圈叼着包子的几个人,没忍住,嘴角一扬,猫弧弯弯,笑的破了功。

 

“头儿…你居然。”

 

男男女女看着笑瘫在了位置上的上司,纷纷一口咬了嘴里的叉烧包,都想要伸出魔爪朝着这个把他们吓着的罪魁祸首给掐死的时候,李伟乐撑着腰坐直恢复了正常,并指了指桌上的剩下的茶说道:“赶紧吃赶紧吃,浪费了就从你们的奖金里扣啊。”

 

众人听闻此言,一下子开始一手拿包子一手操起筷子作风卷残云势,李伟乐喊着口号举起筷子加入其中,推杯换盏间,一桌菜也慢慢见了底。

 

“头儿,你就跟着我们去趟最近新开的酒吧呗,几款鸡尾酒也味道特棒,环境又不错,头儿你天天闷着在家里不知道做什么,师娘又不在,对吧,你就跟着去玩玩呗,哪儿的妞啊特别的正,我不骗你啊。”

 

一群人捧着肚子仰着消食的时候,宽仔和其他几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凑到李伟乐身边,用肩膀碰了碰他的手臂说了一串话,李伟乐坐直了看着在边上用引诱眼神看着他的下属,头一歪,伸手捏了捏宽仔的脸,说:“臭小子,就知道把同事往那些地方带,你说你,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没见你给我带个女朋友来看看?你要是下次请假是为了和女朋友约会,我保证给你准了。”

 

“我上次就是和女朋友约会,老大我也没见着你准假啊?”阿宽的脸被李伟乐揉的变了形,

听了这话也不忘了吐一句苦水,李伟乐把手一松在人脸颊上拍拍,说道:“你当我眼睛下了啊,下面那个开车的绝对不是你女朋友,不知道是哪儿找的姑娘给你顶包的。少来这套,你给我回去坐着。“

 

当时其他人看着宽仔恹恹的回来,心里不约而同的冒出了一句话:game, over。

 

阿宽才回座位没多久,盒子推了推眼镜,咳了一声,理理衣服,仰头很是妖娆的走了过去,李伟乐见状,嘴角瘪下去了不知道多少,盒子还没蹲下呢,李伟乐把手一抬,很认真的指着盒的脸说:“盒子,我和你说,上次你说你男朋友不解风情,我觉得他是有苦衷的,比如你自己看你现在这样。“

 

阿乐摆正了姿势,手指从上到下从下到上从左到右从右到左的指了一圈,盒子的眼神就跟着他的手指晃悠程度转了一圈,然后阿乐撑着下巴好一会儿说道:“我给你推荐一家医院,你让你男朋友去检查一下,不用谢我,作为你的上司,这是应该的,嗯,回去吧。”

 

盒子就这么回去了。

 

盒子,扑街。

 

大家望了望还在戳碗的阿林,他没反应,宽仔就推了推他手臂,阿林看了圈周围,又看了看坐在主位上的头儿,撇着眼神示意其他人,盒子抱以了鼓励的神色,小魏暗地里给他比了个v,宽仔若有其事的给他点点头,百合更不用说,就差抱着碗敲了。

 

阿林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站起走到他们头儿面前,李伟乐仰头看他,说:“你又来,说吧你有什么理由?”

 

阿林看了圈桌边的同事,嗖的一下蹲下抱住了李伟乐的大腿哭嚎道:“头儿啊!我们马上就是要去刑场的人了啊!“

 

其余人纷纷举起了筷子作暗杀对方状,李伟乐眉头一跳,伸手要去揉,阿林一把抓下他的手继续哭嚎道:“头儿啊!你就跟我们去吧啊!大家都是一番好心啊!看你天天闷着都快长蘑菇了啊!我们不要成为采蘑菇的小姑娘啊!头儿啊!你听见大家的心声了吗头儿!“

 

李伟乐被这一拖三长的头儿啊叫的耳朵发痛,他从来没发现自己的属下原来肺活量这么好下次可以考虑推荐阿林去消防队试试看也许会成为一个好的队员也说不定,然后其余人都去回炉深造考艺术学院去。

 

阿林见这都不管用,吸了口气准备继续的叫头儿的时候,头的音刚起,李伟乐立刻捂住了他的嘴,说道:“阿林,我知道一个职业很适合你这样的人,要听吗。“

 

阿林唔唔唔的点头,李伟乐很认真的看着他,说:“哭丧的。“

 

果然,这下阿林的脸就和哭丧的差不多了,哭丧一张脸嘛,李伟乐揉揉他脸,看了圈其他人,撇着嘴说道:“虽然我是真的不太喜欢酒吧,但是你们这一个个都把看家本领拿出来了要是我还不答应我觉得我就没法带着你们混了。“

 

气氛开始蠢蠢欲动。

 

李伟乐扫了眼其他人,继续说道:“所以呢,在你们都这样的情况下,我要是不跟着你们去,我可不比那刽子手还残忍了?砍了你们还不让你们被砍之前吃点好的。“

 

气氛被点燃,包厢里响起了一阵欢呼,男男女女朝着李伟乐扑了过去,抱手的抱手的抱大腿的抱大腿抱腰的抱腰就差在他脸上亲几下了,不过好像确实有人打算这么做,被李伟乐挡住了。

 

一群人就这么推着他们头儿开着火车从包厢里出来带着他去付了帐又这么搭着肩膀出了酒楼上了街,各自开了车,一路嗨着歌到了酒吧门口。

 

停了车走过来的李伟乐看了暗色调光酒吧门口站着的戴面具的女郎,实在有种不太想进去的感觉。

 

“走啦头儿,今天这里的主题是变装舞会喲!“宽仔穿着一身红斗篷带着黑色半遮脸的面具拿着一套什么衣服塞给了他,他接下来看了又看,是套制服。

 

“原来头儿拿到的是老本行。“阿林从李伟乐手里拿了外套看了眼,又走过去把李伟乐的外衣扒下来,准备给他穿上的时候,李伟乐只能认栽,自己拿过衣服,说了句我自己来吧。

 

然后宽仔和阿林就一个人手里拿着面具一个人等着给他拿脱下来的东西了。

 

李伟乐穿好之后,望着阿林问了一句:“你那只眼睛看到了这是我的老本行?“阿林咧嘴一笑把面具和帽子给他戴上。

 

他拿的真的不是老本行。

 

虽然看起来很像他平时穿着上班的衣服,但是这套并不是,但是还是是制服,应该是飞行员的才对?阿林这个小子的眼神真是糟糕透了。

 

李伟乐摇摇头理好袖子,别上那枚金属的胸章,跟着了上去。

 

Chilam从警局回来之后,回酒店拿了电脑,就回了才开的酒吧,说是照看一下生意,但是在酒吧里呆着实在是无聊,他这个老板甚至无聊到了在吧台用电脑看酒吧里面的监控了。

 

他看监控都看了快两个小时,喝掉了好几杯柠檬汁。

 

在他准备再解决一杯柠檬汁的时候,屏幕上门口的监控显示走进酒吧的人,让他停止了喝柠檬汁的动作。

 

除去两个穿着奇装异服的人,后面那个人,显得有些不一样一点,chilam那一刻有点好奇,是谁拿了这套衣服给这个人。

 

那是他的衣服,是他当初因为任务派去当飞行员的时候穿的,任务完成之后他觉得那套衣服还不错就带回来挂着了。

 

衣服是收腰黑色的西装,袖口边压着四条金色的横纹,对襟,双排的金扣,胸口前是两横的鎏金胸章,里面是白色的衬衣,系的是黑色领带。

 

一丝不苟的制服。

 

Chilam拿着杯子往座椅里靠了靠,把那一块的监控打开,暂停了,指着屏幕上穿制服的那个人,问了一句:“这衣服是怎么拿给他的?“

 

边上的人听见了,看了眼那衣服,又看了眼门口,发现那个人已经走了进来,而且边上还围着其他的好几个人,看来是一起来的。

 

洛子扬顺着那个人的眼神看过去,果然,那家伙和一群穿着奇怪衣服的人走了进来,被拉到了Y区的位置坐下了。

 

“chilam,今晚的主题是变装晚会,准备的衣服之前是放在仓库的,可能是准备的时候她们拿错了,才导致有人拿这套衣服,我去让他换下来?“有人凑过来在洛子扬耳边问了,准备听他回答,洛子扬把手里的柠檬汁放在吧台上,站起来看着人来人往后的那个位置,笑了一声说:“不用了,那套衣服我好久没有穿过,我只是觉得那衣服不能随便穿而已,既然是变装舞会,穿穿也无所谓,那个人穿的还不错。我记得还有一套,你们放在那儿了?”

 

“在你房间的左手边柜子第一格第一件就是。”

 

“看着他们,找几个好的女人过去,我一会就来。”洛子扬走出吧台,和正在调酒的joe说了一句,又看了眼还没喝完的柠檬汁,觉得不能浪费,直截了当的端起来一口到了底。

 

Joe把一杯玛格丽特倒进酒杯点了点头,拿了边上的对讲机说了句什么,冲着擦嘴的洛子扬比了ok的手势,洛子扬斜靠在吧台边指着坐着穿黑色衣服的人对joe耳语了一句,对方应了,才满意的笑了笑往里面走。

 

李伟乐一进来,就被那群崽子拉去了沙发,几个人跑去舞池嗨了,他就坐在座位上,喝着他们给他准备的冰镇酸梅汁,本来打算发呆,可是周围太吵,连发呆都不能集中精神,加上从他边上过的女人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惊叫个不停。

 

阿乐大概听了听。

 

“你看那个吧台边的男人是谁啊,好像没见过哎,长得好正啊。”

 

“是不错,怎么,你个老牛还想吃嫩草啊?”

 

“你才老牛,我也就才二十五好不好,这样的小弟弟最可爱了,你看他那双眼睛,笑起来能勾魂儿了,你看你看,还有酒窝哎。”

 

“是是是大小姐,把你魂儿勾走了是吧?要?那就去吃啊,啊,是吧。”

 

“哎你看他好像在看我哎,还在笑哎….他和那个调酒师说话了哎..你说是不是我你说是不是?”

 

女人真的很无聊。

 

阿乐听到一半觉得实在胆寒,不过他顺着那两个女人指的地方看向吧台,这么一听如果不是问题的话,那么这么一看却出了问题。

 

那个人他认识,虽然李伟乐不知道他名字,但是他确实认识。

 

那是下午在他家糕点店里那个男人,他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而且看他走的方向,似乎不是客人能去的。

 

难道这儿是他开的?

 

李伟乐把杯子放下,想要追过去问问,或者道个谢,但是刚走出去没多远,舞池都还没跨进去,他就被一只柔弱无骨的手拦住了。

 

“这位机长不知道要去哪里?去之前能不能带上我和妹妹们?”

 

李伟乐遮在面具底下的眉毛纠了纠,退后了一步,可目光还是落在那个穿过舞池的人身上,他对着三个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女人说了句抱歉就要绕过去再追。

 

但是一切不如愿。

 

李伟乐实在不喜欢和女人说太多,特别是在这种地方。

 

按着平常来说,女人不会主动招惹他,也许他今天就不该答应那几个崽子来这个酒吧就算来了也不应该进来更不应该还参加了什么变装主题。

 

“小姐,请你让一让,我还有事。”李伟乐挡开了涂着红指甲的手,很礼貌的笑了笑,没料到对方干脆作势要依到他肩上的样子,手却贴上了他胸口。

 

“机长有事我们知道,这不是让机长捎着我们姐妹几个一起?你看,这有事带上几个漂亮女人肯定是没错的?机长说…是不是呢?”

 

女人的唇被艳色描满,被镁光灯一晃,李伟乐觉得眼前就是一片红,他有些不耐烦的抬起手抵住了凑过来的呼吸。

 

“…我想不用了,我真的还有事,小姐,请你从我身上起来好吗?”

 

边上一个女人掩着唇吃吃的笑,走到他身后用圈着他脖子倾身下到他耳边贴着,那笑声就一声一声的传到他耳朵里,那女人手在他领口打转,纤长的指扣进了系的很整齐的领带。

 

“机长就这么不喜欢我们几个?”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句话,李伟乐觉得现在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他站的地方,人来人去,而他表现的就像是被猛兽围住的小兔子一样,几个穿着裹臀群的女人绕在他身侧,身上的香气都撩在他鼻端。

 

没觉得是艳,他只觉得有些鼻子发痒。

 

如果这几个女人是花的话,他觉得他不是蝴蝶,是只兔子,真是只兔子,面前这个几个女人食人花。

 

李伟乐拽下意图扯开自己领带的手,人一矮,从两只藕臂里脱了身,可事情远远不止这么简单,那女人顺势就握了他手放在自己腰上,半个人都贴在了他怀里,李伟乐自然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这突然怀里多了个力道,他又是情急脱身,自然脚下不太稳,这么一靠,他脚下一个趔趄,就歪坐在了后面的沙发上。

 

那女人扣着他五指抚上她自己的腰,李伟乐眉头都皱成深川字了,可惜对方也看不到。

 

“原来机长这么着急,急的事情都不办了…?”

 

女人的手指点在李伟乐的下巴上。

 

她依着姿势,两条腿都蜷在一起搭在李伟乐腿上,女人的高跟鞋在他腿上搔了几下就松松垮垮的挂在脚上了,再动一动,那脚尖就轻蹭着李伟乐的脚踝。

 

李伟乐实在是很想打人。

 

可他手不得空。

 

男人咬了咬后槽牙,趁着那长长的指没摸上来的时候侧开了脸,那冰冷的指就落在了李伟乐的脖侧,指甲在若隐若现的青筋上摁压。

 

“小姐,我真的有事,请你从我身上起来。”

 

阿乐撇着头,字都是一个一个往外蹦的,他现在这样好像被外人看来是很有艳福的样子了,因为坐在那边的那群兔崽子居然一直都看着这边,但是每个人都只是看着,见他看过来了,几个小子居然还给他比了个加油的姿势。

 

李伟乐这下有点烦脸上这个面具了,因为他现在的表情很糟糕,甚至可以说都黑了一张脸,要不是这群崽子他现在也不至于被女人压在沙发上不知道怎么办。

 

“看不出来头儿还有这个能力。”

 

“你那是不知道,其实头儿一直是我的崇拜对象。”

 

“哇,这话我明天告诉头儿,头儿肯定很高兴。”

 

“得了得了,你们看,三个美女围着头儿啊,头儿今晚真是艳福不浅,他明天肯定会感谢我们的,也许会让我们少做一点工作?”

 

“你们看,头儿的表情是不是很享受?”宽仔端着酒打量着已经趴伏在李伟乐身上的女人,猛地闷了口酒小声叹道。

 

众人都挤到一块打量了,一致说着确实是很享受啊。

 

盒子坐在沙发边上很不可思议的撑着下巴看着那边的三女一男的场景,啧啧道:“我怎么从来没觉得我们头儿穿制服这么帅过…这下真是觉得谁要是跟了我们头儿也是很幸福的。”

 

几个女人因为这句话同时凑了过来,一个接着一个的打量了那边被压着的制服老大,点点头表示了同意。

 

“可是头儿为什么都不把脸转过去?“阿林抿了口酒指着看起来下半张脸有些纠结的李伟乐问了一句。

 

“你不懂,这叫调情。你闭嘴闭嘴,哇…这妞儿太主动了。居然跨上去了。我觉得头儿的贞操要保不住了。“

 

对面的画面确实劲爆,他们的头儿,也就是李伟乐身上的女人,突然撑起来换了姿势,双腿微开跪在李伟乐腿侧,裹在裙里的臀若有似无的蹭在李伟乐大腿上。

 

“这场景,这样了,头儿还真是稳得住…”宽仔捂住了眼睛。

 

“我觉得头儿好像挺享受的你看他手不是在那女人的腰上吗。”盒子指了指。

 

“盒子你眼睛多少度了,你没看到是那女人握着我们头儿的手?”

 

李伟乐觉得现在这个情况真是他这辈子活着遇见的最糟糕的一次了,还有他决定了以后对那群兔崽子一定要把老大的风度拿出来不然这群崽子完全把他当个屁崩了就崩了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糟糕了。

 

“小姐…请你,下去,好吗。我要回家了。我的同事还在等我。“

 

“机长这是说笑话呢给我们听呢,可一点都不好笑,你说的是那边那些人吗?”那女人听了这话莞尔,侧头去指了指那边一直盯着他们的一群人,那群人竟然集体比起了OK的手势是怎么回事…我说你们这群人是不是猪队友啊我说你们看不出来我现在的情况很紧急吗…?

 

“机长,你看,你的朋友们很支持你多呆一会儿呢,要是你真要走,你陪我们姐妹几个喝一杯,我们就放你走,好不好?嗯?”

 

这一个嗯字是咬的千回百折,呼吸近在尺咫,那唇都快贴上李伟乐的了,女人的一双杏眼映在李伟乐的眼瞳里,一颦一笑都是做足了功夫,见李伟乐不说话,她朝后头伸了伸手,另外一个女人就把酒拿了过来,轻的一举,问道。

 

“机长既然不说话那就是答应了,妹妹们让我先敬酒,我这个做姐姐的肯定是不能推辞的,机长可不要不给我面子?”

 

话毕,女人的唇就合上了杯沿,那漂亮的透色的液体就淌进了那可以溺死人的嘴里,丝丝缕缕的从唇角脱落,沿着修长的脖蔓了下来。

 

李伟乐不太明白她要做什么。

 

可是在他就快要明白的时候,看起来已经晚了很多。

 

女人的酒杯被另一只手接了过去,她就自然空出了两只手来,指画在李伟乐的脸颊边,女人碰住了他的脸,抵上了他的额头。

 

李伟乐手已经攥紧,打算如果这女人再近一分他这从来不打女人的手可能就要破例了。

 

暖暖的呼吸像羽毛一样扫了过来。

 

“小姐,既然我的同事不愿意喝,那我就帮他喝,也是一样的。”声音来的很凭空,里头透着笑,那柔和的羽霎间就从李伟乐脸颊上离开了,连带着那个温软的身体。

 

有个男人伸手把那跪在李伟乐身上的女人拽在了怀里,手扣在女人浓密的长发后抬起她脑袋,一个热辣的吻就落在了女人的唇上。

 

片刻,唇分。

 

被面具遮去一半脸的男人的唇上沾满了酒液,他抬起手,拇指擦掉了唇上的液体,扬起一抹笑来,对着那三个女人做了请的姿势。

 

李伟乐松了口气,那女人一走,他觉得脑子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他揉了揉额角,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那男人身边,低声说了句谢谢,就要走,不料眼前的灯全暗了,嘈杂的音乐也全停下了。

 

舞池里喧闹的人群停下来了。

 

在台上的一束白光,下面没有人,却有声音,从音响里传出来。

 

“各位,欢迎你们参加今晚的变装舞会,首先希望你们玩儿的开心,其次,我们今晚还有一个小小的活动。“

 

人群的好奇心被这句话点燃了。

 

叽叽喳喳的讨论声冒出来了。

 

“今晚的活动很简单,既然是变装舞会,那么规定就是不能装作一样的人,如果发现了装束一样的人,大家可要把那人都找出来,我们将会有一个惩罚,如果没有找出来,我们找到了,那么你们就要受惩罚。“

 

“既然你们踏进了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

 

李伟乐听得有些无厘头,为什么这个地方还有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有这么黑谁看得到谁的衣服一样?

 

可他刚想完,唰的一下,整个酒吧就被白炽照亮,李伟乐眼前惯了暗色,一下子被闪了眼睛,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却撞上了后头站着的人。

 

接着是一阵惊呼。

 

“两个机长!“

 

...李伟乐觉得很头疼,真的很头疼,他现在是无比的后悔为什么当时答应了,那群兔崽子,他真的很想宰了他们,这是发自肺腑希望,一点假都没有。

 

因为他现在被迫的和一个男人面对面站在一杯酒前。

 

灯只留在了他们身上,照在那玻璃的杯上,里面的半杯红酒透出诱惑的色彩,在等着人去品尝,似乎喝下一口,就会成为当时偷吃禁果的亚当和夏娃。

 

对面的男人取下了手上戴着的手套,端起了那杯酒,问道。

 

“惩罚就是喝这杯酒?那我替他喝。“

 

“不,当然不,是要你们一起喝这杯酒,用什么方式,就让你们自己想。“

 

那男人的嘴角撇了撇,道:“必须一起?”

 

“当然,不能分开,只能一起喝。”

 

李伟乐的要是脸上没有那半张面具,他的脸真是黑了,真是黑了,比他摔在了煤矿坑还黑,黑的堪比外面的黑夜。

 

那男人端着酒,晃了晃,又晃了晃,然后看了李伟乐一眼,李伟乐皱着眉看回去。

 

对方冲他笑,脸上的酒窝浅浅。

 

他转过身去,举起杯,对着台下的人,说:“既然各位都到了这里,大家聚在一起,这杯酒,我想请你们所有人喝,当然,这杯酒,我一定会和我身边这位同事喝,不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还请大家卖个面子,我们干了这杯酒。”

 

下面的人,被说动了,纷纷都举起了酒杯,那男人笑了,轻声道:“chese。”

 

他举杯,将酒尽饮,所有人举杯,将酒饮尽。

 

李伟乐站在原地,看着敬酒完了的男人转回身来,走到了他跟前,颊边的酒窝好像深了一点,他正要说谢谢,却有人用特殊的容器,把那充满诱惑的液体,就灌进了他的喉咙。

 

那半张被面具遮住的脸,露出一双的好看桃花眼来,可那双眼的眼光只与他的眼神相触,顷刻既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的胶合。

 

李伟乐彻底呆了。

 

如果说今晚来这里是个错误,说莫名其妙被女人围着是大错特错,那么他现在遇见的事情,就能说成罪大恶极。

 

他被吻了。

 

被一个男人。

 

被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吻了。

 

————————————————————————TBC

评论(6)
热度(23)

© 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