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的久一点,我的文力就回来了。

《原来爱上贼》7

《原来爱上贼》

7

 

李伟乐和一群人吃了夜宵之后,看了时间还早,来去一趟再回来处理事情也是来得及的,他在一群崽子的目送下走出了办公室,拐个角,就遇见了顶头上司。

 

“黄sir,这时候还没回去?”他停下脚步,冲人打了招呼,黄齐回来一眼看了他,又看了手表,走到他身边问了句:“才从酒店回来?怎么不回家啊?你不是前几天和我请了假?说是明天有事。”

 

两个人干脆一起站在电梯口等上来的电梯,李伟乐扯着笑答了句:“才回来,给同事带了些夜宵,现在时间还早,回去拿几件衣服过来,明天中午事情处理好了再去机场。“黄齐听了机场两个字,看他一眼,恍然道:“黎玲回来了?”

 

“嗯,说是明天下午三点到香港。”李伟乐抿了抿嘴角,点了头。

 

“你和黎玲呢,早一点呢,就把婚给结了,阿乐,你看你们,都这么多年了,连婚都没订呢,我和这上头一大堆老人家可还等着喝你喜酒,再说了,你师父当年也是千叮呤万嘱咐的让我们看着你,早点结婚,成个家。”黄老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干脆的一手拍上了他的后背,言语之间都是满满的关切。

 

“黄sir,当年我师父在的时候,我和阿玲拍拖都没几个月,他的话,你也听啊?再说了,阿玲也忙,我这边的事情总要完了再说,我们都不着急,你们就不要慌了,你放心,喜酒真有了,还能少了你们的?“李伟乐听了那话实在是笑的不太好看,他伸出手去很认真的放在了黄老的肩膀上,摁了摁,一字一句咬的很清楚,像是儿子给老爸保证那样。

 

电梯叮的一声刷了存在感,黄齐哎了一声,睥了他一眼,说你啊你啊,你就别让你师父在下面还时时都替你担心,这前几天都还在托梦给我呢,说你啊,再不听话,就亲自来找你了,你怕不怕啊。

 

半百的老人大声的笑了起来,和李伟乐一起进了电梯,两人站着,李伟乐想了想,手指在电梯按钮上摁了,说:“他老人家啊,说起来我也好些时候没去看他,等阿玲回来了,我和她一起去看看他,我也怪想他的。“

 

黄老又叹了口气,说:“阿乐啊,不是我说,要是这件案子完了,你解决了,就找个机会调职,不要再呆在重案组了。“

 

李伟乐手一滞,问:“怎么了黄sir,我做的不好啊?这么快就要我下位了,这新官三把火,我这第一把烧了你就忙着赶我走啊。”他有点委屈的调子,黄齐哎哟了一声敲了他后脑勺,说:“你小子,真以为重案组这么好呆着,虽然你年轻有为,当年跟着你师父的时候,事情办了不少,上头在你师父走之后,也没调别的人来,就直接让你坐了这把椅,但是阿乐,这位置,你师父当年本意,绝不是让你坐的。”

 

“黄sir ,可我不是已经坐了?要是真的这件案子完了,我就递了调职申请,其他人怎么看我啊?我知道,师父当年的意思,是让我办完那件案子就去其他组,是我也要坚持留下来的,黄老,我知道的,你放心。”李伟乐冲黄老眨眨眼。黄齐瞧他这样,想起了这孩子刚被他似乎带进警局的时候,这孩子拗着呢,他心里清楚。

 

“好好好,说不过你,这案子绝对不是这么好办的,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说,明天的假就一天吧,好不容易阿玲回来,你们俩好好聚聚,不要再老是当着女朋友提你的案子,女孩子哪有喜欢听这个的,你师父当初和我说了不少这事儿呢,我这一下记起了,你啊。记住了啊。好好的。”

 

李伟乐点头如啄米,这些半百的老人家还是很拼的什么时候都不忘了好好的说教自己一次,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工作,他只能乖乖的接受,乖乖的点头,说好,我知道了,我一定听话,让你们和我师父好好的放心,假期的事情,就谢谢您啦。

 

“看你这小样,回去吧,注意安全,明天白天好好收拾收拾自己啊。”

 

两人这么一路从电梯里说到地下停车场,两人分开两路去开车,李伟乐捏了把自己的脸,才拿了钥匙开了车的锁,发了火,才开向了出口,可刚出去没多远,那路口的一辆熟悉的车就吸引了他的目光,他踩了刹车,看着里头坐着的黄老,问了:“黄老,怎么了,在这儿呆着要去吃夜宵啊?”

 

对方见了他,从一边拿了什么东西递给他:“来来来来拿着,这电影票是我女儿让我和她妈去看的,她妈没时间,我也没,我们老人家就不去凑热闹了,你拿去啊,去看。就是明天的场呢。”

 

李伟乐被说的一愣一愣还是有点愣,直到黄老也学着他那样愣愣楞了,再一把开了车门把票塞给了他,再嘱咐了:“好好的收拾你自己,和你的房子,阿乐啊,交给你了啊。“黄齐交代完了,转身过去看了眼天,又自顾自的点头,背着一只手,跨进了车里,走了。

 

“原来还带这样的。“李伟乐低头借着光看了手里的电影票,嘴角一别,把东西放在一边的座椅上,想了想自己的房子真的有这么乱吗这个问题,半刻不到,一耸肩,开车走了。

 

这一路上,李伟乐思考的问题都是:我的房子真的有这么乱?

 

最后他实在没得出结论,干脆的又去买了一大包的日用品和能够洗洗刷刷家里的东西,几大包塞在了车里,不过里面还有袋子零食,他总是还记得她喜欢吃的东西的,买些回去未尝不是好事。

 

所以李伟乐最后在外面开着车回到家的时候,本来是二十分钟的路程,硬生生搞成了两个小时,而且他回去的时候还是拖着一大堆东西的,搞得门卫都以为他是要怎么样了,专程叫住了他,塞了一张什么名片在他衣服兜里。

 

“哎,阿乐,你看你,何必这么麻烦啊,来来来这个你拿去。“李伟乐肯定来不及问是什么,更来不及问上头写的是什么了,只好先道谢,拖着东西回了家。

 

回家的时候,他特地的看了自己的房子,其实不太乱啊。

 

李伟乐把东西都一件件拿出来放好了,洗漱的也摆去了洗手间,零食也收拾好,总之是几个袋子都清理干净了,也都放好了,李伟乐还站在房子里转了几圈,也没觉得多乱啊,这黄老是哪儿觉得乱了?

 

“这么晚了。”

 

李伟乐挠了挠耳背,看了墙上的挂钟已经指着一点的方向,他活动了手腕,准备回去洗个澡,走回去的时候拿了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啪嗒一下,之前保卫给他塞在包里的卡片就掉了出来,他弯腰拿起来,有些哭笑不得。

 

“我这样一眼就是要大扫除吗?连保洁公司的联系方式都给我了。”

 

没错,塞在李伟乐包里的就是一张印着电话的明信片。他觉得眉头跳了跳,看来真的是要麻烦别人打扫了。不过还是明天再说吧,今天他觉得该睡了。

 

洛子扬回酒吧之后翻自己身上的东西,发现林林总总的少了张之前做的保洁公司卡片样本,他在屋子里翻了一圈都没找着,合上柜子的时候,外头有人敲门,问。

 

“chilam,你在不在?”他揉了额头一拳落在柜面上,坐回床从衣兜里面摸了烟出来点燃,答了声在。

 

门开了,阿标拿着他的钥匙晃了进来,看他坐着,随手一抛就把东西丢过去,也不走过去,转头看了几眼他的屋子指着满地的东西笑他:“哇子扬哥,你这是干什么,找你之前受伤之后那个小姑娘给你取的子弹啊?”

 

洛子扬接住钥匙环在手指上放到枕头下面,站起来把烟摁了,走过去拍阿标:“得了吧,我找我之前印的样本,好像给忘之前的地方了,我回去找找。”

 

阿标一歪躲了嘿嘿的笑,撞他肩膀:“怎么着,留在那个女人哪儿了啊?样本嘛,没什么,又不多,丢了就丢了呗。”

 

Chilam懒得和他说太多,甚至连外衣都不拿,直径就从阿标包里摸了机车钥匙,看他一眼:“得了吧,样本上是我的电话,要是其他的也就算了,拜托,我印的是保洁公司OK?车借我,走了。”

 

晚上的路,人不算多,车也不多。

 

洛子扬之前从公寓出来的时候,正拿着那张送上门来的样板看来看去,挑了几个地方,还嫌弃了这个奇怪的名字。

 

——加油保洁公司。

 

洛子扬真是佩服了当时谁想的这名儿,他险些没把这样本直接给摔了,其实他真的摔了,奈何这纸片一样的东西,不像其他的,没声儿,他只好再捡了起来,把名字改了,再把号码给改了,再挑了几个小地方的毛病,一一勾画出来。

 

当时那个人拿走了修改的,就给他留下了一张原版。

 

他出门一顺手,就寄放在了门岗大爷那里。

 

洛子扬到了小区门口,下了车,赶到门卫室,正想要问,却发现没人,他想着一张卡片应该会保持在之前的位置的,结果找了进了屋子转来看去,桌上都快被他看出个洞了,都没看见那张小东西。

 

“…这玩意儿难道还能拿去做什么?该不会被人拿走了?“洛子扬站在巴掌大的门卫室里,眼光在四周绕了又绕,看了又看。

 

“年轻人,你这是干什么?”中年男人拿着电筒走了进来,看到了在屋子里面的洛子扬,瞧他的样子,不太熟悉,莫不是这院子里来的新住户?洛子扬见人进来了,本来打算问的,可发现又不是之前那个人了,他指指那张桌子,问的直接。

 

“那个,大哥,我之前在这里放了一点东西,没带着走,现在回来找,可是找不到了,请问之前的那位保安大哥呢?”

 

“喔,他啊,刚走不久,小伙子,掉了什么?这么着急回来拿?”门卫大哥一脸我明白的恍然表情,把电筒关了放进抽屉,又收拾了桌上的报纸杂物,笑呵呵的一眼看过去,洛子扬摸了摸耳背,笑的有点不好意思。

 

“一张很重要的名片,大哥,你能替我联系一下之前的那位门卫大哥吗?”

 

“名片?我看他走的时候,也没拿着什么,也没和我说什么注意的事儿?小伙子,你别急,我想一张名片,谁会给你拿走,没准是老魏觉得放这里不安全,给你带回去了,他明早七点就来,要不你先回去休息休息,明天来取。我一定给你问问?”

 

其实只是一张名片,洛子扬也没得什么丢不得的,就算是丢了,也没人会联系一个名字奇怪的保洁公司吧,再说了,就算打来了,他也能一把掐了,或者说打错,总不会一直都有电话不停的来。

 

所以他很高兴的答了门卫大哥的话,回了酒吧,把钥匙丢在了吧台,让人收好,自己就回了屋去,洗个澡之后,已经凌晨很晚,他脑袋一挨着枕头,直接睡过去了。

 

李伟乐醒的很早。

 

天刚刚擦亮,他就醒过来了,他动了动手指,眼睛没有睁开,李伟乐脑子还混混沌沌的,他眼前还闪着画面,他还活着,他还能呼吸,可他的双腿很软,像是跑过了很远的路程,他站不起来。

 

他浑身都是汗水,冷汗,枕头湿了一大片。李伟乐的眼睛盖在眼皮底下转了转,他的手抬起来,虚空的举着,五指舒展开来,一点一点的,室内流动的空气交织在他的手掌上,像女人拿了纸巾一点点的给他擦拭干净的轻柔。

 

李伟乐都不知道自己醒了,还是睡着,还是还在梦里。

 

他把思维都拉回了茫茫的海里,连带着他这个人一起,沉默进了海水里,滔天巨浪打了下来,他没入深海,他伸手去,只是为了看一眼从海面上折射下来的阳光而已,他抓不住那光,他只能,举起手,像一个无救赎的弃子,坠落。

 

无边黑暗。

 

李伟乐的手指一点点的收起,一点点的并拢,一点点的圈出一个形状,他在空中划了几行,顿在最后的那一刻,那手猛地收了起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紧紧的攥着。

 

他醒了。

 

屋子暗极。李伟乐睁开了眼,他看着虚握的手,嘴角撇撇,笑了笑。他手垂下,撞落在床上,软软的一声,再半会,他手探向了床头柜,摸到了打火机,拇指一推,金属的盖子打开,指腹一滑,火焰飘了起来。

 

这样的沉默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李伟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打开屋门,眯着眼看阳光从客厅的落地窗里跑进来,看了好几分钟,把目光落在了钟表上。

 

阿玲下午就回来了。

 

李伟乐揉揉自己头发,觉得自己房子是有这么点儿乱的,他走到餐桌边上,拿了名片,又仔细看了这张名片。

 

加油保洁公司。

 

这个老板真是励精图治,看来是要把这个保洁做的很好咯?他念了一次上头的电话,把名片再放了回去,转身进了浴室。

 

洛子扬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有人给他打电话的。

 

他不太喜欢睡觉被打扰的,他很好,但是好脾气的人往往脾气不好起来就糟糕到了极点,他手机响的那一刻,他真有种要接了电话就好好的把打电话的人骂一个狗血淋头。

 

可是听到声音的那一刻,他就骂不出来了。

 

“哈?”

 

“你好,请问你是加油保洁公司的负责人吗?我需要一些保洁服务。”

 

洛子扬堪堪的翻了个白眼,他揉着额头坐起来,靠着床头眯着眼睛摸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个空烟盒和一支笔。

 

“是的…我是,你好,请问你在哪里?需要什么时候过去?我们可以保证在一个小时之内完成你所需要的事情。”

 

洛子扬听着电话那头的地址,想也没想的直接刷刷刷几笔写在了纸片上,最后还问了句:“先生,您贵姓?“

 

“李。“

 

“李先生,好吧,你需要我们什么时候过去?您亲自在家吗。“

 

“我一会儿就出门,我会把钥匙留在门卫的,辛苦了。“

 

洛子扬挂了电话之后,躺在床上,脑子还没清醒完全,他一直还在回想着刚刚的电话,嘴里还默念着写下的地址,念了好几次之后洛子扬整个人清醒了,他一把拿起那纸片,看了上头的具体,再取了手机看电话号码。

 

居然是他。

 

Chilam笑的酒窝都凹出来了。

 

酒吧的好几个人,连带团队里的专业人员如今居然也跟着这个不靠谱的人一起去了一个地方,而且还都各自拎着拖把扫把,还有抹布水桶。

 

他们都还穿着清一色的,酒吧的服务员衣服。

 

“chliam,你今天大清早打电话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帮你大扫除是吗。“阿标拿了放在门卫处的备用钥匙,走到楼道口,一把把钥匙丢给他,洛子扬说不是,你没见我还带了老专来做事?

 

众人把目光齐齐投向了只提着个小包的老专,默了片刻,跟着洛子扬上楼去了。

 

家里果然没有人。

 

洛子扬手脚很利落,开门开的利落,进屋也利落,李伟乐不在,只是桌上放着一个信封,压着一张纸条。

 

信封里面是付款,至于纸条,无非是留言而已。

 

等到后头的人都来好了,老专关了门,洛子扬把手头的抹布一丢,一拍手笑着说:“好咧,开工,你们打扫卫生,东西别动,老专,你跟我来。“

 

李伟乐是很放心的。

 

不然他就不会这时候开着车专程跑到阿玲最喜欢的一家餐厅定她最喜欢的位置,定她最喜欢的菜,还顺便买下了一束玫瑰,一支香槟。

 

他抱着包装好的一束红玫瑰放进车里的时候,已经是快中午了,他想屋子该是打扫好了,他随便在路上买了点吃的一齐放进车里,开车回去。

 

到门岗的时候,门卫大哥就把备用钥匙递给他了,笑着说他:“你还真是放心啊,阿乐,不过我看那几个人也是累的厉害,进去的时候都蛮精神的,出来的时候除了其中带头的那个精神头还不错,其他都没什么力气,他们刚走没多久,你快回去吧。“

 

李伟乐想了想,觉得也许是这样的。

 

等他开了自己家门。

 

觉得下次没准儿还能找这家公司来做做保洁?

 

他觉得自己这房子简直就是换了个样子啊,虽然摆设还是那些摆设,不过真的不一样了很多,李伟乐把玫瑰放在桌上,发现了桌面上的新纸条。

 

“希望你可以满意,李先生。“

 

加油保洁公司老大留。

 

李伟乐当然很满意了,他打算好好的和阿玲谈谈,真的好好说一说,毕竟这么多年,他是无论如何都割舍不下的。

 

他不是不想答应。

 

只是太多的事情,绑在他身上,他不得不去做。

 

有时候他也想过放弃,但是一想到当年师父走的时候,给自己留下的话,他动摇的意志,就会慢慢的稳定下来了。

 

很长的时间里,黎玲都在支持他。

 

很长的时间里,他似乎都遗忘了这样一个默默等待的女人,很长的时间里,李伟乐忙的昏天黑地,连睡觉都已经成了奢侈。

 

——他实在,不是一个称职的男朋友。

 

他弥补的方式永远都是最微弱的,可能抽空出去陪她吃顿饭,都不能吃完全。李伟乐看着买来的吃食,自嘲的笑笑,戳着米饭问了自己一句。

 

“李伟乐,你他妈是不是都快不会喜欢女人了啊。“

 

他这是句玩笑话。

 

洛子扬和一行人闹闹腾腾的走了大老远去吃了东西,都嚷嚷累累累,他就懒得听,打发他们去睡了,一翻手机,知道他定的家具差不多都今天到的样子。

 

人都散完了之后,他找了地方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开着车回了公寓。

 

安安静静的上了楼,路过李伟乐房前的时候,下意识的一瞥,又笑着上了楼,开了门,空荡荡的房间,他打了个哈欠,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下面一辆卡车带着家具已经来了。

 

洛子扬喜欢做事快的人,他自己做事也不会很慢。

 

李伟乐在家里休息了一会儿,一点刚好,他就出门去了机场。

 

走的时候他看到了搬家具的工人,想着这楼上是终于又来新的邻居了,也好,也好,希望比以前的那个邻居好。

 

李伟乐抱着一大捧花。

 

他开的不算快,也不算慢。

 

他知道,再等一等,这玫瑰,都该开在另一个女人的怀里,也希望,可以好好的开在她的脸上。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然后望着车的后视镜,扯着嘴角笑了笑,他说:“李伟乐,但愿你还没有忘记怎么喜欢女人这种事情。“

 

洛子扬依在窗口,看着他开车走,手指在窗框上敲敲,捻了一根细细的线,眼角一弯,转身望着在屋子忙碌的人。

 

“大概,会好起来了。“

 

 

——————————————————————————TBC

 

评论(8)
热度(29)

© 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