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的久一点,我的文力就回来了。

《神话情话——问情》章一

《神话情话——问情》


文案:陈十七


cp:双张衍生之陆楚


视频作者:慕七离


第一章

 

什么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江湖里有什么?有人,但是人也有多,有女人,有男人,有老人,有孩子,有怪人,有好人,有坏人。还有什么?有你来我往的酒,有多提一字的愁,有不得不报的恨,还有以一生都看不破的情。

当然,还有事,各种各样的事,大事小事,好事,麻烦事。

陆小凤是个不喜欢麻烦的人,但是他天生似乎就带了吸引麻烦的体质,无论他逃到哪里,在哪个偏僻的地方,总有人能不惜一切代价的找到他,并且,还在找到他之后,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塞给他。

他这次跑去了崂山,借住在海印寺,青山绿水,闲云野鹤,自在的很,有空了还能去主持那里讨上些好茶喝,虽然下棋论禅不是他喜欢的,不过没有酒的地方,有了好茶,就算不是太喜欢,他也是愿意去试一试的。

所以陆小凤这一呆,就是个把月,这个把月他在山里,每日就是素斋清茶,青灯古佛,恰逢了山中秋,傍晚去后山看看落叶簌簌,黄叶纷飞,比起在江湖里打滚感觉不知道好了多少。

一日,他准备再去找主持讨教讨教棋艺,因为上次下棋,他输了,并且输掉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但是走到主持的房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就算这次赢了主持,自己也不能拿回那样东西了,心里这么盘算着,又觉得算了,可转身没几步呢,连禅房外的院子都没出去。

他的脑袋就被什么东西给砸了,陆小凤低头一看,一颗圆溜溜的石子儿就躺在他脚边上,他拧了拧眉,朝四周看了,像是发现了什么似得,那眉又舒开来,陆小凤弯腰捡起地上的那颗圆圆的石头,就着姿势,手指一动,啪的一下,把石头弹了出去。

“就知道遇见你准没好事,老实和尚遇见你真的会倒霉的,这次也不例外。“石子儿被一角僧袍卷走落进了禅院的草丛里,一个灰扑扑的身影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拍着自己身上,好像碰见他就是碰上了冬瓜,一身灰。

陆小凤抬手,下意识想摸一摸唇上的小胡子,却想起他的胡子在下棋之后被剃掉了。一只手楞着最后只好虚空一晃,他身形一腾,空中一翻,落在了那忙着走的僧人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笑道:“哎呀哎呀,老实和尚,怎么到这儿来了?”

对方连忙挣开他手,拿着佛珠捻了好几圈才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老实和尚绝对不是来找你的,是来这里听佛的。”

陆小凤哈哈一笑道:“老实和尚会专程跑到这海印寺来听佛?我不信,肯定是你又不老实了,跑到这里来,躲什么人。”

“老实和尚一直都很老实,难道我是一个和尚不应该到寺庙里听佛吗?”僧人鼓着眼瞪他,陆小凤也不恼,反而是更开心了些,要是他的胡子还在,那四条眉毛就快飞起来了。

“要是别的和尚,他们确实很应该在这里听佛,可是你不是别的和尚。”他绕着穿的灰扑扑的僧人慢悠悠的看了一圈,发现他那灰灰的僧袍底下,露出了半截绢来。

陆小凤手一探,手指在那绢布上一绕,一抓。

“哈,老实和尚,你当真是不老实了!你这次居然把女人的手绢带在了身上。”

陆小凤拿着那手绢,本还想说点什么的,可发现白绢上写了行小字,他把绢展开,细细读了上头的字。

“待凤归,要事相求。”

等他看完,想要问老实和尚的时候,才发现那家伙已经跑的影儿都没了。

那字是女人写的,绢是广州一带才有的,可上头的脂粉香气,又是京城里的。陆小凤想了想,在那一带,认得自己的女人,还喜欢用京城薛家斋的兰花脂粉的人,他可认识不了几个。

看来,又有麻烦了。

可能,还是个不小的麻烦。

楚留香难得有心情不太好的时候,因为有人打扰了他睡觉,

他其实不是这么反感别人打扰他休息的,只是他这几天确实累坏了,正寻了个舒服的地方,洗了个澡,睡的正好,有人把他吵醒了。

可是他知道房里没有其他人,就算有,也只是个死人。

想到这里他的困意已经散了七八分,他取了衣,从床上起来了,烛火也未点,借着外头的一轮清月,他看清了刚才从窗外丢进来的东西。
 
是个用碎花布包着的包裹。

楚留香蹲下身去,打开了系着的结,布巾都散开,露出一团黑麻麻的东西,他皱了皱眉,扬手把那碎花布再盖了回去,摸出了怀里的火折子,点了桌上的烛台,屋里亮了起来,他伸出手,倒了杯茶。

这是他这几天来收到的第三个人头了。

他不喜欢送礼,自然也不喜欢收礼,如果礼物好一些也许他会喜欢,不过这种礼物,他是一点都喜欢不起来。

“你又醒了?”

门被人推开,从外走进一个浅色衣裙的女子,手里端着烛台,见了他坐在桌边,又看了地上的碎花包裹,微微一叹转身去将门合上,熄了手里的烛,走到他身侧,想要去看看那个布包,却被楚留香拦下了。

“蓉儿,不必了,方才我看过了,是近年在西南一带猖獗的土匪头子,土匪窝叫做梅三弄,有三个老大,几个人的头颅边上都钉有一枚梅花钉,这是他们的二把手,梅二弄。”

苏蓉蓉听了这名字,掩着唇噗嗤笑了起来,道:“这土匪窝的名字取的倒也别致。”

“别致?要是你见了他们杀人,就不会说别致了。”

“那前些日子你拿到的,又是谁的?”

楚留香替她系了系披风带子,想了会,道:“这次是西南一带,上次是北方的一言狼,再上次是沿海一带的棺材婆婆。”

“东南西北,这人倒是要杀多少人才算得够?“苏蓉蓉看着楚留香,手在他眼睛下点了点,叹道:”你看你,这样子出去啊,怕是人家看了要说楚香帅不知这眼睛被哪位姑娘的粉拳给打了,青成这样。“

对方握着她手在手心里曲成一个拳,又挪到自己眼上,笑了道:“哪家姑娘打的?现下哪个姑娘的手在我眼睛上,就是哪家姑娘打青的。“

苏蓉蓉嗔笑着把手抽出来,在他脑门上点了点,站起来把他牵回床边站着,亲自给他宽了衣,又看着他躺下去,盖好被子,才转身去把他衣服叠好放在床边的小几上,又走到屋内收拾了那块碎花布包着的东西。

拿了他桌上的烛台,待到她要出门时,楚留香叫住她,道:“蓉儿,你要走了?”她摇摇头,道:“我去把东西处理了,就回来,你安心歇息。”

门合上了,屋子里也暗了,楚留香躺在床上,不多时,便觉出困,再片刻,就睡着了。

陆小凤拿到那张手绢之后,找主持讨了匹马,还有些干粮,就急急忙忙的下山了,等到他到了广州,真是在脚沾了地那一刻觉得无比快活,让他从没觉得能站在土地上是这么好的事情。

陆小凤这一路真是赶路,真是赶,日赶,夜也赶,睡都没睡多少,更是提不上吃了,几乎都是在马上解决的,所以连马都被他给跑死了两匹。

他下了马的第一事情,就是吃东西。

所以他现在正在广州城里最繁华的地方,最好的酒楼里,吃这里最好的东西。吃在广州,这句话从来不会差。

酒足饭饱之后,桌上的盘子还没有被收走,就有只鸽子扑腾着翅膀落在了他面前,陆小凤抓起鸽子,取下了上面绑着的纸条。

上面写了一句话:陆兄,老地方见。

他把那纸条卷了卷,倒了杯茶,直接的把纸团丢进嘴里,再灌了那杯茶下去,打了个嗝,在桌上留下一锭银子,飞身出了窗外,直奔了——老地方去。

陆小凤是去了老地方,但是老地方,却不见得有故人在等他,他问去他去哪儿了,底下的人也说,不知道,好几天之前,头儿就出海去了。

出海?这个时候出海去做什么?

陆小凤不打算多问,因为还有个人在等他,就算他知道那个人可能只有晚上才肯见他,但是如今他也要找个地方,舒舒服服的洗个澡,换身衣服,也许还能睡上一会儿。

不过他没走多远,就被人叫住了。

是他那故人手下的二把手,是他叫住了陆小凤,走到他面前,和他耳语了几句,陆小凤的表情就变了。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陆大侠,头儿说了,你现在不必着急,还有一人在找你,大概就是这两天,你们就会见面了,到时候头儿会派人回来接你们的。“

陆小凤抱着手臂一挑眉,道:“还有一个人?你们莫不是把我那好友绑了来?“

那人摇摇头,道:“花公子还在百花楼,并不知此事,是江湖上另外一人,陆大侠一定听过他的名字,也不会对他很陌生。”

“那你告诉我,是他,还是她?”陆小凤有了点儿兴趣,既然不是花满楼,他们又能找谁和自己担这个麻烦事儿?也不知是这江湖上的哪一位名人,又被这麻烦事沾上了。

黑衣人戴上了斗笠,说道:“这个不能告诉陆大侠,总之你会见到他的。”

总之会见到的。

陆小凤目送黑衣的二把手离开后,自己走在街上,想着那个没见的人,琢磨了起来,想着耸了耸肩,他倒是很期待,这个,总会见到的人,是个什么人呢。


————————————————————tbc

评论(3)
热度(25)

© 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