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的久一点,我的文力就回来了。

《雪候鸟》7 吏青衍生

《雪候鸟》7

 

Cp:吏青衍生

Cp:苏明利X阿金

文幅:短篇

 

7

 

7

 

——山重水复,柳暗花明,都抵不过你就站在我身边。

 

这话一落,两人对视良久,半句话都没能吐出来,苏明利这心里绕了千百回的想法最后尘埃落地换来他笑着把手放到青年肩头,说道:“说的真好,我相信你。苏大哥如果遇上那一天,也一定会像你这么做的。”

“我知道苏大哥一定会的。”得到肯定的男人报以微笑回答,他猫着腰起来换到苏明利身边坐下,手掌放到膝上搓了几下又探出去取暖。

 

“明天何时起来赶路?”苏明利见他不说话,想着再怎么这一句是要问的,虽说这里别说床了,连一件厚点的衣服铺地都没有,这一晚苏明利可能睡都睡不了的事儿,关心一下这个没法睡的事情得延续多久才是重要事儿。

 

“苏大哥你困了?明日,早些去吧,早些去的话,晚上才赶得回。”青年被他这么一问,把手收了回来,站起来弯腰把那些稻草尽力弄平了,在包里翻出一大块布来往上一铺,俨然有这么几分样子,苏明利坐着怕碍着他,挪挪几下也跟着站起来打算去帮忙,叠好压平实了他这边儿站起来看阿金的时候,那青年挠挠额角很是不好意思的模样在一侧。

 

“怎么了?不是说 明天要早起,还傻站着,再不睡可就天亮了啊。”苏明利脑子里是晓得他在不好意思什么,可真要搁他了说,还真的觉得已无所谓,索性他就先一屁股坐下了,然后拍着边上空出大片位置对着还傻站的人说:“来啊,没事儿,你别多想,我是自己愿意跟来的,也就打个盹,我之前在家里也睡过了,可精神着呢,我守夜都行,倒是你,弄这么多东西,又是一个人,这些天肯定都没能好好休息。”

 

“苏大哥…”阿金哪能料到苏明利这样的爽快,他是想着苏明利好歹是个锦衣玉食的大少爷,这要真是出行也定是好吃好喝一路好车送着,哪能半路睡了破山神庙的事儿给他。可尽管苏明利这么说了,他犹豫再三也没能就在他身边坐下,倒是坐着的男人看他迟迟不坐,哎了一声之后自己站起来走到他跟前。

“你要是这么傻站着睡,那大哥也陪你傻站着睡了啊。”阿金连忙摇头拒绝了这个说法,左右是得坐的,他就不推了,当着他面坐下去抱了膝盖,苏明利这才满意的转回去坐他身边,他拍了拍青年弓起来的背,说道:“睡吧,明天还早起,我守会儿夜,你放心,坐着不舒服,你就靠我身上也行。”

 

“不不,我就这样也能睡。”他被这么一拍,显得像受惊的兔子,就差站起来蹦起来了,下意识的动作逗笑了苏明利,男人的手掌宽厚,在他后背又抚了把轻声道:“好好,我知道了,你睡吧。”

 

夜是漫长的,山神庙里的堆着一团今夜不会熄灭的火,坐着两个相识不久的人,一个人蜷着腿把脑袋搁在膝盖上已经寻了梦乡,而另一个清醒的坐在边上,眼睛直直的望着那团火,不知是冷的睡不着,还是纯粹的不习惯这样的环境里睡下。

 

苏明利想起了他的那个梦。

 

那个梦的最后,他的眼前一片漆黑,他耳边响着爆炸的声音——阿金说,他会尽力的保护这片他生活的土壤。

 

“梦不都是反的吗。”苏明利望着火,这话说的轻,倒像痴呓。

 

或许是反的吧?

 

夜真的深了,连火堆里的噼里啪啦声都像是知道有人睡去不该打扰的变得小声,他特地伸手过去了点儿,暖意从手指尖冒到全身,看一件东西久了,眼睛就发涩,这么一涩,苏明利也就困了。

 

睡吧,睡吧,这些事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真的遇到呢。

 

阿金醒过来的时候,火堆还有点儿火星,他这么蜷着睡了一晚身体都有些僵,尤是手臂,他本想活动一下,刚动了下手臂发现手上承到了什么重量,他侧头一看才发现苏明利歪倒在他身上睡着了。

 

他向外看了天色,蒙蒙亮,估摸也还早,他昨晚睡得迷迷糊糊里也不知道苏明利什么时候睡下的,左右权衡了他小心伸出手接下男人的肩膀,把自己手臂脱了出来,然后这么扶着他一点点的弄来靠下去到稻草垫上。

 

这一串动作做完之后,他觉得后背都冒了薄汗,转头再看柴堆里就剩了堆黑木块了,青年叹了口气,轻手轻脚的出门去把昨晚备在屋侧梯下的一堆柴抱到空地上搭了,把火燃了暖和了下手之后又回去取了放干粮的布包,选了几个看起来好看点的馒头正打算热一下,苏明利的声音就从屋里传了出来。

 

“阿金?“

 

“苏大哥?”他把馒头放回布上,起身去看屋门,才发现苏明利已经走到了门口。

“苏大哥,你怎么起来了?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苏明利睡的本就浅,之前他这么一动他就醒了七分,再过会听到他出去,又醒了两分,再缓一下,十分也就清醒过来了。

 

“不是,我自己醒的,你这是做什么呢?”苏明利下了梯,发现他又生了火,边上还放着馒头。阿金这又蹲下去想把馒头放上去烤一烤的时候被一只手拦下来了。

 

“没事,就冷着吃也不错,烤着浪费时间。”说完他就在阿金诶的一声里拿了个馒头掰成两半吃了起来。

 

“苏大哥你等等我去拿水。”

 

青年人嘴里诶着手还没收回呢,愣愣的还靠在火边,直到被灼了下疼了,看着苏明利吃了两口,他才腾地站起来跑回屋里,拿了个水囊出来给干吃馒头的苏明利。

 

“这馒头你自己做的?”苏明利接过来喝了口润润喉之后问他。

 

“嗯,做的不好吃,苏大哥就先对付着。”

 

“没有不好吃,味道还不错,如果刚出锅可能还好吃的多不是?”他吃的快,再说他刚起也没有吃东西的胃口,不过入了口的味道真是不差,东西虽然冷了,可是掰了小块在嘴里抿热嚼了吞下的话,口腔里依旧是留着回甘的。

 

“苏大哥不嫌弃就好了,我去收拾收拾东西,我们就上路吧。”青年人答的快,手上动作也快,话刚说完他就把馒头叼在嘴里几下跑回了山神庙去了。

 

苏明利提着水囊等他出来,去接了他手里的竹框拿着,再把水递给他说:“喝一口吧,光这么吃怕是噎着。慢慢来。”

 

青年接了喝上半口,把东西一携,大步的行在了前头。

 

苏明利跟在他身后,看着青年人出落的挺拔的背影,有些出神。

 

生命中总要看人无数次的留下这样的背影远去,你知道或者不知道他的去向,但你心里总会有隐隐的感觉到,这个人这样干净利落的走了,是否还会有回头的哪天?

 

苏明利不知道的是。

 

在不久之后一天,他会那样的不舍这青年的背影,他会再也见不到这个青年人在蒙蒙亮光下的轮廓,在未来的一天里,他会拥有,最后再失去。

 

如果这个事情称之为必然的话,那么这东西就是命运。

 

命运注定他们相遇,注定他们会彼此一见倾心,也注定了大家都会走向死亡,无非是你先或我后的前仆后继的离开。

 

黄泉路上,总能遇见彼此。

 

行程在山野之中,春来叶绿,大片的嫩色在蔓延着,从山窝子里到山坡上,从山坡上,再一点点的爬升到山顶,然后再争先的把花都开出去。

 

鸟雀趁暖归来,在不算结实的枝桠上蹦跳来去惹的枝摇花坠,唧唧咋咋,唧唧咋咋,也算是为寂静的地方添了一笔热闹了。

 

两个人走了好长一截山路,青年在前头突然停下了,四处望了,捡了根木枝往前的人高草里拨了下,再踩了两遍,赫然露出一片小块平地来,平地上有一堆小小的土包,土包前立着石碑,可上头刻的字似乎浅了很多了。

 

“苏大哥,到了。“

 

苏明利啊了声说好,跟在他后头从小道走到那平地上去,不大不小的一块地方,苏明利站在一边看阿金蹲下把石碑上的尘土抚去,再从布包里拿了果子叠好,然后再叠上了三个馒头再哪儿。

 

“娘,儿子来看你了。“

青年人从装元宝的布包里拿出香蜡,用火折子点燃了插在石碑两边,他起身对着那墓碑再跪下,三叩,又去抽了香燃上。

 

“娘,儿子不孝,没能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也没学会您做饭的手艺,做不出好吃的,只能学您给儿子经常做的馒头了。“

 

“爹。“阿金把香插放在一旁,轻轻喊了一声,然后把折好的元宝弄出来,堆叠好,以着一片一齐引燃了又开口。

 

“您走了这么久了,也没吃上儿子做的吃的,儿子来看您了,这些元宝,是儿子亲手折的,您老泉下有知,一定要好好的。“

 

苏明利在一侧,看着火光腾起,他才想起自己手边还放着两个竹框糊好的物甚,他拿着那东西,几步走到阿金身侧,说道:“伯父伯母,我是苏明利,今天,我陪阿金来看望二老,走的匆忙,没准备什么,就借了阿金的手艺,把这东西烧给你们,来年我一定带上二老喜欢的东西,和阿金一起来。”

 

说着他撩袍跪在他身侧,将手里头的东西放进了火堆里,阿金在他身侧一下不知如何拦下,眼见着他去抽了香燃上,起身三拜后又有要跪下的趋势,这才一把拦住说到:“苏大哥,使不得使不得,你这是做什么?”

 

“我既然陪你来,哪有站着的道理,再说,你来祭拜你爹娘,我来了,一定也要一起祭拜不是?就是东西没备好,不能一尽心意,阿金,你若真把我当大哥,你就莫拦着我,让我给二老磕个头。”

 

这话说的算是好听极了,青年人不好再拦他只由着他去了,苏明利这又才撩了袍,一跪三叩后再起来。

 

两人就看着东西渐渐烧完成一堆黑灰,阿金蹲下依在石碑边儿轻声:“爹,娘,儿子要走了,等来年,儿子再来看你们。”

 

苏明利自然知道他这样是再要说些什么的,便留出位置,反身去收拾那些布巾,叠好放一起包着之后回头来,青年人也站起了。

 

“走吧,阿金。”

 

“嗯。”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那片平地,阿金把之前拨压下去的草又拨回,这么一弄,那石碑又掩在了青葱的背后了。

 

“怎么想到这个地方的?”

 

“以往和师傅路过这里,觉得是处好地方,就选了这儿,然后借了红布条在那大树上绑了作记号呢。”

 

苏明利闻言回头,发现那块草地边的树上,果然绑着一条红色的东西。

 

“你有心了,这山林里,虽说清冷了点儿,可也安静,二老也算魂归安然。”

 

“多谢苏大哥陪我来。”

 

“你叫我一声大哥,我陪你祭拜父母,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两人谈着从山路开始回程路,殊不知城里头的苏府里也是不安静了。

 

这头大太太一大早起来,本以为饭前苏明利没来,是睡的晚了,可这饭都吃完了,多少也该来请个早安才是,可也没见着人影,其他几个太太劝他说大少爷肯定是太累了,您就别怪他,这不,该去叫他起来吃些东西了。

 

太太想了也是,一边叫丫头们把其他太太送回去,自己又吩咐了下人备上早膳来自己亲自端着去送到苏明利房里。

 

可这一去,敲门没人应,推了门去才发现房间空荡荡的没人。

 

“这大少爷去哪儿了?!”

“太太!”小丫头被突然放下木托盘砸出的声音吓得一哆嗦,低着头手在袖子里攥着走到她跟前,咚的一下就跪下了。

 

“太太!您别生气!昨儿大少爷下午回来之后,说这两天要出去,他说事儿都大头做的差不多了,说是二少爷要回来了…他去家里远点儿的铺子里打点。”

 

“小兔崽子!“

 

女人气的往凳上一坐,一手啪的一下拍在桌面上,手腕上的镯子磕出响脆的声音来。

 

“他说的鬼话你也信!昨晚你又不告诉我!这哪儿能都交给苏明远了?!我这就是让他好好打理打理家里给老爷看看!他任性玩闹你也跟着他瞒着不告诉我!”

 

“太太!太太您别生气!没准…没准儿少爷马上就回来了呢?”

 

我哪能不生气!这臭小子,前天晚上还在说让我放心他会把事情做好,还在和我保证不乱跑,这倒好,转背人就溜了,还找了个瞒着我的人!“

 

“太太,…太太您别气了,都是丫头不好,丫头该拦着少爷的。“

 

那小丫头这下看了情形不好就要委屈出泪来,哭腔拖着听得她心头来火,正要发作,听得外头一句唉哟少爷回啦就一下子收了回去。

 

“丫头,你去看看?”

 

跪着的小姑娘答应着连忙抹着脸去门口瞧了瞧回来说道:“太太,好像是二少爷回来了。”

 

“苏明利,苏明利你个小祖宗喲!”

 

大太太叹了口气骂了两声,最后无奈作罢,让她把东西端下去,自己理了理衣裳出了屋子去大堂了。

 

苏明利这边走的快,山风一吹,惹得他打了好几个喷嚏。

 

“苏大哥?是不是昨晚睡着凉了?”

 

“没事,没事,准是谁说我坏话呢,我们快走吧,早点到了,你也好回去休息休息。”

 

嘴上这么说,他倒是想着,这下可糟了,可别是娘知道自己往哪儿跑了,哎,这下回去啊,又得说上一阵儿了。

 

想是想,脚下跟着也快了。

 

山间的景色留不住他们,慢慢的就离得越来越远了,东西没这么多,两人走着也快不少,下山比上山快,还时不时的找几句话儿说了。

 

也算得上快活,过了没一会儿苏明利就把事儿都抛开,他想着——不管怎么样,总的先过了眼前的这段路吧。


——————————————————————————TBC




 

评论
热度(8)

© 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