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的久一点,我的文力就回来了。

《化魔》丁隐单人/随手段子/原剧片段

本以为,没有心了,我不该这么痛的。
——丁隐
青云,你是不是恨我?
这句话我一直没来得及问出口,也觉得不必再问出口,自我从阴风谷回来以后,我做什么你都不支持我,掌门死后,我接任了点苍峰长老,我以为你会高兴的,可是你呢,我看向你的时候,你望着我,我看着你的眼睛,我觉得,青云,我不认识你了。
后山。
“丁大哥!我求你了!”
杀戮意上了心,与丹辰子酣战且手刃后仍觉不过心头的狠瘾,再提刀欲杀跪俯在丹辰子身体上哭的无措的慕容紫英时边上的青云撑着跑过来一跪,双手握紧了血饮刀的刃尖,鲜色刹的布满了她的手掌,惊的低头瞧她,可又能瞧着她身后的一男一女,心中一狠手上使力下压刀想逼她走开,可除了血越渗越多之外,不见得还有什么。
“丁大哥,求你了,别再这样了,你醒醒吧!你要杀,你就杀了我!反正我这条命,也是丁大哥救的!我求你了!”
我醒醒?青云,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听罢一阵哭喊眉尖都蹙紧,心里头满是不解却也没问出口,为什么,为什么我所做的一切,你都不明白?你身后那两个人,那两个人害了我这么多,我不过是让他们也尝尝我的千分之一的苦楚罢了,我错了什么?
越想越是烦躁,不过自己这刀是再怎么也下不去力道,侧头撇开视线,抬手将刀取回垂至身侧,可心头一阵不快,转目望回,探手猛的将松了一口气却还没来得及站起的女人攥起到跟前死死盯着那双红肿的眼,希望从里头看出点什么来。
然,与她目光交接半会儿全然看不见半点熟悉的神采,反倒是别样的情绪,尽布她眼底,看的越久,那份没发泄完的气劲越重,洞中安静,刀上的血顺滴下地,砸出曼妙的声音,还砸进因气恼急促的呼吸里,仿佛喘息间都带足甜腥味道。
对视无果,攥她领子大步跨出山洞,手撤将人推远,对着面前一众弟子,反手一指身后,怒声道。
“丹辰子!图谋不轨,欲盗血饮刀!被我和公孙师叔发现,羞愧难当,现已在洞中自尽!”说罢垂手微卡腰侧,缓声续道。
“此次可以制服丹辰子,多亏了公孙师叔,公孙师叔在蜀山德高望重,当年三杰之风,还历历在目。”
余光微瞥到从后出来站到自己身侧的男人,再说道。
“我丁隐在这里宣布,公孙师叔,就是蜀山下一任新掌门,他将带领大家,匡扶天下,振兴蜀山!”
言毕无心多管公孙无我还在说什么,移身看到不远处站着的满面清泪,眼中尽是惊异和愤懑的女人时,竟平添几分方才不曾有的畅快,轻偏头冲她挑了眉梢,不一会儿身后传来了震天彻地的呼声,这一声声听来着实好极!
配上对方那副表情,更是有了极大的快意!
青云,你是真的恨我罢?
你站在一众弟子前,问我说。
“丁大哥,你在做什么?他们是你的同门师兄弟啊,你在做些什么?!”
我在做什么?
我在做什么你是看不到?还是看不清楚?还是我做的不够明白?你要这么问我?
“我与公孙师叔商议好了,不日将攻打阴风谷,一举铲这等邪魔,到时候,你们手中的剑,就可以手刃仇人了!”
你怎么回答我的,青云。
“阴风谷?丁大哥...阴风谷早已敬告武林改邪归正了,你为什么还要挑起这一场斗争呢?丁大哥...玉姐姐还在阴风谷啊,你真的忍心毁了她的家吗?”
玉姐姐?
玉无心?
那个女人?
听到她说出这个名字不由来的冷笑,你之前怎么没这么叫的亲热?你之前怎么没事儿还说她是邪魔外道要不除不快?现在你和我说忍心?说什么忍心?
玉无心。
玉无心?
玉无心?!
她骗我!
她骗我。
脑海里以往的画面又浮现起来,一张张,一片片,一幕幕,都无不彰显着一个铁证的事实——我丁隐,一生都是骗局,一生,都活在别人的谎言里。
“忍心?”眸子微垂笑了声,又抬起望向她低声冷言。“我早就,没有心了。”说完转头命道。
“所有弟子,继续操练,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停。”
青云,如果我有心,你那一剑,就会要了我的命。
你应我去攻打阴风谷,我以为你真的懂事了,明白我到底要做什么了,可我站在血阵的时候,我知道我错了。
——你不是说,我无论做什么你都会支持我吗?
你现在是在和她一起做什么?要用这个阵法困住我?还是,你和她一样,早早的,就在骗我?!
“非要争一个输赢吗,丁隐。”
我哪里要什么输赢,我又哪里需要什么输赢。
“我根本不要什么输赢成败,我只要看到死亡!看到蜀山和阴风谷两败俱伤,看到所谓的千年基业毁于一旦!”
玉无心。周青云。
一个,两个。
玉无心的长鞭及面的时候,我没有躲,也不会躲,我只是告诉她。
“我再也不会,对任何人,手下留情了!”
她望着我,眼里尽是不信,你有什么不信呢,你难道想不到会有这一天吗?
她跌下去的那一刻,我回身,你携剑朝我来,我却想躲开了,我不怕死,却在看到你剑尖冲我的时候觉得绝望又无可奈何。
青云,青云,你是恨我的?
青色的剑尖带起剑气刺我那一刹,我觉得,你是真的恨我了。
“我本以为。”
“就算全天下的人都欺骗我。”
“你也会对我真诚相待!”
“现在看来。”
现在看来,现在看来,那些不过是我的痴念,现在看来,你恨我,你也和那些人一样。
“你和他们都是一样的!”
我是没有心了,我胸口撑着的,是一块石头,我不该这么痛的,我不该。
可偏偏这背后的一剑捅下来,猝不及防,又痛彻心扉。
青云,你该是恨我的。
我不该这么痛,我没有心的。
我不该。

评论(1)
热度(14)
  1. 霄河出鞘陈生。 转载了此文字

© 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