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的久一点,我的文力就回来了。

《深港》随手/陈霆单人

阿祥知道一个事儿。
就是陈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会喜欢跑到维多利亚港那边的旧码头上去站着,而且一站数小时。
陈霆总不定时的就会跑去那边儿,哪怕有时限,他也会早一些开车过去,然后呆到最后才离开哪儿。
他走的时候总把一个随身带的纸袋子丢掉,里头装着长短不一的烟头,烟口位置以各种模样呈现着,大概彰显着主人家是如何把它熄去的。
今天也不例外,陈霆照旧的从柜子里抽了一盒烟解开歪头的塑料包装,把烟一支一支倒出来,又整齐的码在铁烟盒里,最后和着他的打火机一起,啪嗒的几下,装放进衣兜里。
——————————

评论
热度(6)
  1. 霄河出鞘陈生。 转载了此文字

© 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