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的久一点,我的文力就回来了。

《饮鸩》十一

十一


CP:张启山X陈霆

类型:人物AU/不知道怎么谈恋爱的爱情故事

篇幅:大概剧情是穿插在老九门正剧里面的,所以,48集连续剧啊!这么————长!


 

跃跃欲试的心理反抗着恐惧的本能,虚曲的手指渐蓄了力。其实他是害怕的,有莫名的恐惧感,但一切就像是一句话说的——好奇心害死猫。

 

“阿霆啊!”后面有人叫住他,陈霆一愣,眼前清明过来,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又看着面前的门,突然后头那声音近了,又喊道:“阿霆,你回来了啊?“

 

是丘叔。他的手像是被刺了一下,细微的疼痛让人皱了眉,拢指简单一捻,回头去,看着走到大半个院子里的老人家,心里安放下来,露出个放松的笑容,走上前和他打招呼,说回来了,这两天一切都还好吗。

 

“还好还好,你走那天阿栋也来了,和阿祥吃了饭又走了,应该是去办事了,昨儿晚上回来,吃了饭,等的晚一些没等到你,说是事还没结尾,又晚了,就都回去歇下了,这不,说是一会儿回来,让我做点儿吃的。”

 

陈霆一听这话乐了,骂道:“那俩小子还真会使唤人,丘叔你都没收拾收拾他们一顿?”这说完,他的五脏庙却不乐意起来,发出几声不太配合他话的响动,惹得他又愣住,但逗的那老人家哈哈大笑起来,说,那小子倒是不嘴上使唤人,尽是肚子使唤人。

 

这被说的不好意思了,不过他今天也确实没吃什么,连一口水都没喝上,大早上的本要跟张启山,没想成给裘德考拦下了,还唧唧歪歪了大半天,结果就看了场戏似得便散了场,说跟丢也不算,如若张启山被送到了二月红哪儿,那事情多半也就能说的明白。

 

真去了二月红哪儿,那多半车上东西,恐怕不止和矿山有关系,能让老九门里的张大佛爷去请二月红出山的事,估计和斗脱不了干系。

 

“阿霆啊,你这出去这么些时候,没吃上什么吧?”老丘看他又晃神,伸手拍拍他后背询问着,那人回过神,肚里确实给一提醒觉得饿起来,当下接着嗯了声,笑的颇有点儿不好意思似得摸了摸鼻梁说:“又要麻烦丘叔了,随便什么都行,我昨天晚上没怎么睡,怕等久了睡着了您就白做了。”

 

“好好好,你要睡也行,先喝点儿粥吧?早上剩下的,我给你热热,就着包子和咸菜,这可不算麻烦了?”老人家答应的快,想起他刚刚站在那门前呆愣的样子,又看着那眼睛下面深了一半的青色,推着他背就往厨房走。

 

陈霆应下,给推着走的时候也没忘了回头瞥了一眼身后关着的屋门的时候他突然是明白,这心魔,不是他想不要,就能不要的了。

 

安顿张启山暂时歇下,齐铁嘴,副官,二月红三人围了侧屋的桌子喝茶。老八没喝两口,就向二月红讨问矿山的究竟。另一位终是不能再瞒,细细同他们讲了,说也是辈分在舅姥爷那时候发生的事情了。

 

这一听罢,再和之前老头儿和他们说的一对应,果然不假。这八爷又抿了口茶,想起之前长在张启山手上的头发,追问道:“那二爷,那头发?”

 

二月红抬手一指自己额角,缓声道:“舅姥爷的尸体,检查下来,也有那些东西,有的,甚至长到了脑袋里。”

 

这话一出,惊到其余二人,齐铁嘴叹道:“还好二爷你知道如何救治,不然佛爷的命可就悬了啊。”二月红听了摇摇头,说:“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你们最好还是带佛爷去医院再看看罢。”

 

阿栋是先回盘口的,路上正碰见伙计匆匆忙忙的回走,叫住了,一问才知道陈霆刚刚回来了,让他去探探二月红那边儿的风口,这风口二字一说,他心里疑了,怎么这又扯上更多的人,不过也没细想,同那伙计一起回去,院里空落落无人,喊了声之后陈霆拉开厨房门走出来,看到他。

 

“阿栋,你返嚟了。”

 

“返嚟了。“他俩倒是少见面,用家乡话打句招呼是常有的事情,再者陈霆自从来了长沙就少说,偶尔提一提,竟也有种回到过去光景的感觉。

 

陈霆走过去同他拥抱,揽着他肩膀擂了几下,夸赞道:“多久不见,你又壮咯,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出去打打拳,看看我现在还能不能打过你?”

 

当初他们在帮派里扎职,陈霆手里一把白纸扇,阿栋手里红棍,阿祥手里草鞋,三兄弟各司其职,现在一转眼,往事如了烟云散,只得活着的人记住,死了的人,估计带上了轮回路,也被一碗孟婆汤灌到失忆。

 

“好啊,就怕你太厉害,把我打趴下了,我的事情要你去做。“阿栋笑着打趣他,目光在大腿的绑带上——哪儿别着陈霆的短刀,回来了,没来得及去取,给他这么一讲记起来,伸手连皮带和刀一块儿取下来提在手里说道:”和你打架,怎么会用这个,忘了取。“

 

“我知道。”刀和绑带被摁下,男人看了眼从厨房冒出来的青烟,知道肯定是陈霆没好好吃顿饭,紧了把人肩头推着往厨房一边走一边说,我不和没力气的人打架的,你快吃点东西,别再多废话。

 

陈霆给带进厨房之前他看到边儿上回来的伙计,让阿栋先进厨房,然后停下脚步刚望过去,那人就上来一步,说:“大佬,我看过了,那边儿的兄弟说,二月红家里刚刚是来了三个人,两个醒着,一个被推着,不知道怎么了。”

 

这下事情明了许多,颔首示意伙计下去,可又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叫住他回来,低声道:“你去给我买几个好看的糕点盒回来,越快越好。”伙计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跑出门去了。

 

这下,该是抽时间去登门好好的拜访一下张启山了。

 

他心底琢磨了一阵,嘴角一弯,跟进厨房,看到粥已盛好,热气腾腾的几个包子叠在边上的盘子里,菜板上还切着拇指宽窄的白萝卜条儿,倒不顾虑,走过去拿了两个,自己咬了一个,走到站在灶台边上的兄弟跟前,抬手就给塞了一个过去。

 

“你也吃啊。”

 

看到对方那一闪即逝的惊讶模样他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似的乐了,拿着包子自己咬出个大月牙,然后折回去端着粥爽快的喝了一大口,热暖的米粥泛着甜香,配着咸鲜的肉馅更是好味,这实在能让人心情好起来不少。

 

“你小子。“丘叔从菜板上抬起头来,看着边上拿着包子一口口啃的阿栋,又看了吃的不亦乐乎的陈霆,说了句,引的他也看过去,只瞧着阿栋啃包子是一口接着一口,好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吃的两个腮帮子鼓着。

 

“做乜啊。”他端着粥站过去往他面前一放,侧头盯着他嚼动的很困难的动作,笑意都泛上眼角。“阿栋,阿嫂最近怎么样?一切都还好吗?”

 

“好啊。”这答应的一声都闷闷的,舌头像是很费力的从一堆面团儿里抽出口来说了两个字,陈霆实在忍不住,干脆把碗都递到他嘴边,让他喝了口,觉着他咬吃的顺畅了,自己再咬口包子,探着舌尖舔了下沾到唇边的汤汁,问道:“小小栋好不好,最近没闹着让阿祥带着出去玩儿?”

 

“闹。”阿栋好像终于是把那嘴里的一大半包子吞下去了,也顺便点了点脑袋,转着脸看探着手越过他拿勺子从锅里舀粥添的陈霆,伸手过去帮忙拿了铁勺给添上了,又讲:“还嚷嚷说要你带他去吃烤鱼,要去上次那条小河流边儿抓。”

 

“那最近可难了。”包子几下又要见了底,他也从喉咙里憋出一句,然后端起满满的一碗粥凑上去小心翼翼的从边缘嘬了几口,挪开步子走到丘叔旁边儿,伸手直接捻了块萝卜条儿咬在一起,泡的酸脆的白萝卜还透着点甜味儿,不浓不淡的味道爽口又开胃。

 

“是啊,再加上你最近不是忙着,哪儿有时间,阿怡平时在家里陪着他,阿祥最近也过去了一趟。”阿栋也跟着挪过去,垂眼扫了圈儿那案板上的萝卜条儿,伸手也学着他捻了块儿起来就吃,两人咬的咔擦咔擦的脆响,倒是回去拿碟子过来准备装盘的丘叔听了骂那俩小子说你们俩怎么见了面和长回去了似得。

 

“他俩可不就长回去了。”外头突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阿祥从外头走进来,挽着个袖子,头发都乱蓬蓬的,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这下三兄弟见了面,笑咧咧的打个招呼,陈霆不等他洗完手,直接走过去拿了盘子里的包子也给他塞了个堵着。

 

“得了,闭嘴吃着,说的好像你不长回去一样。”

 

丘叔赶着两只在案板上弄来弄去的手,把萝卜条装了盘,又取了两个碗盛上粥分放在灶台上给阿祥和阿栋,然后坐在矮凳上看他们三兄弟各自咬着包子你一句我一句的调侃,有时候不知道谁骂了句丢你老母,就会立马有人装着凶骂回去,这都罢了,还能掺杂几句长沙的土话,标准不标准也不知道,就知道几个人说完了都哈哈的笑成一团。

 

像当时都还年少的时候,他们仨个常聚在一起吃饭,在老丘的小店里,在厨房里,也还是孩子心性,喜欢的偷摸着直接从案板上提着一块儿塞嘴里说句好吃就要伸手去吃第二块,总是要给丘叔拦着,说再吃就没了。

 

然后悻悻然收了手。

 

这几年他们很少这样聚在一起吃饭,就算平时一起,也是出去应酬,人可能也全不了,再说,都是外人,礼数都摆在台面上,各自惯了,哪里还会有这些样子在。

 

这三人嘻哈打闹的吃的差不多了,陈霆端着粥喝了两口,转脸看向坐在矮凳上的丘叔,说道:“叔,最近来不来得及帮我做几样糕点?”

 

“怎么,这外头什么点心你买不着,得让丘叔给你做。”阿祥放下筷子,把碗叠到空盘子上,跟着问了声。

 

“倒是都买的着,不过,给人做歉的东西,该是得自己做了才有些心意?”陈霆把粥喝完,跟着把碗也叠放上去,放下了筷子,绕过去捧起水洗手。

 

“歉?你要去见张启山?“阿祥一听这话就知道他到底打着什么主意,可不能忘了这个人才跟了张启山回来,到底跟出个什么后果也没听着他提起。这一说那边儿洗手的人点了头,嗯了声,说:”是要去,拜帖都送了,总不能耽搁太久。“

 

“阿霆。”阿栋走过去拦着要过来的人,说道:“你为什么非要和他纠上关系?”

 

这问罢,陈霆眉皱了皱,没擦过的唇一抿,颇有点儿油亮光泽,稍想一刻后,他脑海里浮现出之前远远的站在高处看到被抬出来的男人的样子,远了些,看的不明,但七八分看了清楚——长得不错,身材不错,看来之前说他是菜太过于贬低,好歹也用玉盘珍馐来形容张启山才对得起他。

 

这么一想后,阿栋和阿祥见着陈霆展眉,眼角翘着,嘴角轻提,似笑非笑的答应道:“大概是因为他长得好看,我想追来当男仔试试看。“

 

这答案,不正经是挂了十分,而他的表情,更是很不正经了满分。

 

说完之后陈霆笑开了伸手推了推面前看起来又无奈又气的阿栋,侧过身往前面走,到了门口给阿祥一手挡着,肃问道:“阿霆,你别扯其他的,你确定你要是真的和他扯上什么,之后还能脱身吗。”

 

尔后笑着的男人将脸上表情敛下,他回头看了眼站在身后直直望着他俩的阿栋,又看了面前的阿祥,往前再跨了一步过去伸手搭住他肩膀,捏了捏,开口道:“相信我,阿祥。我困了,让我睡一会儿。”

 

他是疲倦的,这么说了再没人拦得住他,也不好拦着他,只好放任离去。

 

陈霆走到丘叔房间去找出自己之前穿过的在这里睡觉的那套衣服的时候,想起自己刚刚玩笑一般的回答心里又细想一阵,半刻不到他就摇摇头,像是自我否定了什么,抬起手解了衬衫扣子,弯腰过去两下脱了马靴和裤子,换上绵软的一套衣裤,躺上了床,清空了所有的想法,合眼睡了过去。

 

希望有个好梦,在困意袭来的时候,他心里这样祈求了一句。


——————————————————————————TBC

评论(1)
热度(23)

© 陈生。 | Powered by LOFTER